小說酒吧 > 長生萬年當帝師 > 第7章 清理門戶

第7章 清理門戶

<!--style="display:none;"-->
  股莫名恐懼滋生在心頭旋即彌漫全身每處毛孔
  你、你誰?
  雙眼緊緊地盯著顫聲問
  更作答淡淡瞥他眼帝派之中居然還有你樣心胸狹隘堂主真可悲
  也罷今我便代無始帝清理門戶
  最后番話幾乎剛才原話此時在聽來尤其刺耳
  清理門戶?
  自從帝派洗堂堂主以來還沒膽敢用樣語氣跟說話
  怒極反笑狂笑:區區螻蟻你算老幾竟敢口出狂言!
  原本猶如臥龍般盤踞于體內靈脈兇悍元炁陡然間呼嘯而出數十淡紫色紋交錯虛空光輝點點仿若夜空星辰
  雙臂振猛然大喝:誅炁!
  話音未落虛空顫動柄元炁凝結而成巨再次出現在后山上空
  然而次與先前同紫色紋纏繞著巨周圍仿佛弒神兇器散發著股可怕威壓
  臉上神情仍如古井般波瀾
  眼睜睜地看著誅炁攜裹著恐怖殺伐力量斬落而下張心中大為緊張
  師兄當心啊!
  他當然知誅炁乃修煉最強殺招
  在誅炁之下就算掌門也要忌憚三分更何況只過介
  正當張么想時候忽然間但見周身氣驟然涌動
  無數氣自地底涌現而出瞬間組成堅可摧結界籠罩著周圍數丈
  電光石火之間誅炁已然斬落在氣結界之上
  轟!
  崩地坼般巨響聲轟鳴在后山地為之寂
  過數息緊接著股能量余波猶如湖心漣漪般朝著四面八方快速地擴散而去
  虛無空間震蕩已颶風狂飆云海翻涌
  咔咔咔崩裂聲音隨即響起原本霸無儔誅炁在周身氣絞殺之下頓時消失得沒蹤影
  玄奧詭秘紋更被撕裂成點點光輝須臾便已散入虛空
  幕看呆現場所有
  大失色滿臉可思議脫口叫:怎么可能?
  讓他感到如此震并非誅炁居然未能斬殺而護繞周身滾滾氣
  可能!絕可能!
  雙目失神喃喃地
  身為帝派三十六位堂主之自幼便待在里至今已有三百多年時光聽說過無數關于帝派秘辛
  而周身氣便帝派最大秘辛之
  在我掌中沒有什么可能
  淡然地笑笑
  言訖揮手萬歸宗凝縮成點微弱芒
  芒破空激射而出
  沒有任何花里胡哨直接貫穿胸膛
  剛才既已對自己露出殺意便沒打算饒他性命
  啊!
  伴隨著凄慘無比叫聲口中鮮血噴涌眼眸中生機迅速消失
  撲通整個倒在地上早已斃命
  但見他雙目圓睜望著空似乎至死也肯相信自己居然死在么個小子手上
  堂堂帝派洗堂堂主凝元境強者竟然被個小子給殺?!
  若非親眼目睹誰會相信切都真
  包括張在內現場眾都已呆猶如石化般
  而唐攀等眼見被殺對于他們那顆幼小而又脆弱心靈沖擊何等巨大自然言而喻
  只見幾個洗堂弟子渾身觳觫口齒相擊恐之色籠罩著面龐
  看著貌似畜無害唐攀等更寒而栗打個寒戰
  哪里什么風度翩翩美少年簡直就來自煉獄殺惡魔!
  隔許久張方才從震中清醒過來咕嚕地吞咽口唾沫怯怯地:你、你到底什么?
  昨晚金口開便將原本屬于末技《卻邪訣》修改成世夢寐以求帝術張便已知來歷
  可他終究忍住沒問
  而今就連樣凝元強者也死在手上
  如此強勢手段如此果斷殺伐更讓張堅信眼前個白衣少年絕非表面上等閑之輩
  所以張再也按捺住內心好奇
  面對張好奇和質疑仍風輕云淡樣子答反問:你知個世界為什么叫做命大陸嗎?
  張禁愣下
  他時沒搞懂為何會突然問他么奇怪問題
  僅張命大陸上幾乎所有都從來沒有想過個問題
  他們從記事開始就被告知個世界叫做命大陸故而潛意識當中仿佛命大陸生就個世界名字
  可就像姓名樣并非出生就有而出生之后父母取命大陸也應該樣
  但終究沒去思考個問題
  命大陸歷經多少日月輪轉春夏秋冬才能發展成今模樣對于命大陸來說類實在微足
  張想想:個名字蘊含鼓勵大家努力修行執掌命意思?
  或許種比較說得通解釋
  微微笑
  其實命大陸名字由來哪有那么多復雜而又深沉含義
  只過他當年隨口取
  便在此時突然聽見有叫:來啊!殺!堂主被殺!
  語醒夢中
  唐攀等才如夢初醒臉上寫滿恐懼頓時嚇得屁滾尿流爭先恐后地逃離現場仿佛此處便間煉獄
  望著眾跌撞逃跑狼狽背影張心中大急喊:斬草除根千萬別讓他們回去告密
  說著拔腿便欲追上去
  誰知卻悠哉地轉身踱向屋里沒有半點斬草除根春風吹又生覺悟
  張又愣追?
  追他們干什么?
  淡笑
  對付小要更小你教我啊
  張
  他們也算小?
  屑
  ?
  張有點哭笑得
  唐攀幫只會欺軟怕硬背后告密家伙算小難還君子成?
  卻聽續:在我眼里他們頂多只幾只螻蟻而已
  好吧你贏
  但張內心擔憂始終沒有消散
  唐攀等此去勢必會將斬殺事情稟告給帝派諸位長老
  雖然如今帝派早已復當年但終究還帝門統絕容許任何挑戰其權威
  何況方才斬殺之乃帝派洗堂堂主
  如此就更加罪可赦
  倘若諸位長老和護法親臨那么結果簡直堪設想
  師兄你還趕緊逃下山去么?
  看著還那副悠哉悠哉模樣仿佛什么事都放在心上張頓時有點急
  我為何要逃下山去?
  反問
  你殺勢必引來帝派眾怒趁著長老護法還知消息你趕緊逃吧
  張急
  少年郎你太幼稚
  微微笑
  剛才他和氣對轟所產生動靜恐怕早就動主峰之上帝派弟子
  倘若所料差話帝派四大長老和十二護法或許已經在匆匆趕來后山路上
  就算他想下山業已來及
  何況他壓根就沒打算下山
  話剛說完便聽見陣急促腳聲遠遠傳來
黑龙江快乐十分第81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