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尋找大俠 > 第三十章 妖怪,哪里跑

第三十章 妖怪,哪里跑


  在著急的等待中,誅魔神殿的人終于到了,一共來了四人,身穿盔甲,手握長劍,英俊瀟灑。
  來人自我介紹之后,便提出要檢查尸體。
  封玄幾人當然是十分的配合,在進行了一番檢查之后,誅魔神殿的黃杰隊長抬起頭,對著封玄沉聲道:“對方是血魔無疑。”
  因為血魔類的能力類似于吸血鬼,但封玄是畢竟沒有親眼所見也不敢妄下斷定。
  疑惑的問道:“請教黃隊長,對方是如何將我鐵衣幫三名弟子弄成這樣的?”
  黃杰隊長考慮一會兒,抬起頭對著封玄道:“這原本是機密,還請公子不要大肆宣傳。”
  “好。”
  這道理我懂,怕引起普通的百姓恐慌嘛,不過百姓都已經知道有這東西了,還保密?
  “想必公子已經查驗過尸體,除了脖子上有一道咬痕外,其他的皆是心臟部位受到重創,這說明血魔的吸血的方式有很多種:咬脖子,傷口,或許還有其他的。”黃杰說了一半又有些欲言又止。
  得,看對方的尿性分明是有所隱瞞,看來自己的身份還不足以讓對方把信息全部說出來。
  不過,血魔吸血的方式不限于咬脖子,這倒是令封玄有些意外。
  但轉念一想,脖子上有大動脈,容易一口干,那心臟都破了,那也很容易一口干。
  的確,說得通。
  不過前世這東西咬了人之后會傳染,但是看地上躺著的三人,想要重獲第二春,貌似有些難…
  “會傳染嗎?”既然不清楚,那就問問專業的人士。
  “不會,但為了以防生變,還是將其火化最為妥當。”黃杰建議道。
  既然有專業的人士這么說,封玄覺得這決斷還是交給幫中有地位的來人辦,畢竟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弟子。
  “來人,把尸體帶回去。”
  黃杰:……
  不應該就地火化嗎?
  不過這是人家幫中的事他也不好插手,就在準備離開的時候。
  封玄又問道:“請問黃隊長,有專克血魔的寶物嗎?”
  “有,比如秘銀,火!”
  “秘銀是什么?”封玄好奇道。
  電影里對付吸血鬼不都是用十字架,亦或是大蒜什么的,想不到在這里居然行不通了。
  黃杰解釋道:“秘銀是在白銀中提取出來的銀精,一千兩白銀能提取一兩,十分的珍貴。”
  看來打怪獸還是需要鈔能力,不管哪個世界都是這樣。
  “那黃隊長能不能借我們幾把秘銀煉制的武器?用完了我們又還你。”封玄此時表現出一副討好的模樣,要多惡心有多惡心。
  黃杰:……
  秘銀煉制的武器,這小子真敢想,那玩意兒可是由白銀中提煉出來的,別人都只能把它當引子來用,在武器中微微的添加一點。
  那小子居然說用秘銀煉制的武器,還借用一下,用完就還。
  誰會有那么奢侈,他知道了都想搶一把。
  馮隊長吃驚的看著封玄,心中無比的佩服,價值數十萬兩的武器,他說的居然這么輕松。
  借用,歸還。
  怕是借了,人就消失了!
  “公子說笑了,這么珍貴的東西我也沒有見到過。”黃杰癟癟嘴,這小子可真什么話都敢說。
  “再問黃隊長一個問題。”封玄不等對方說話,開口道:“既然秘銀克制血魔,那是不是說銀子也有這方面的效果?”
  黃杰一愣,遲疑道:“應該有效果吧?”語氣中充滿了不確定。
  這問題他還真沒有想過,誰讓他手中已有加入了秘銀所煉制的武器。
  “多謝黃隊長,下次有時間在請黃隊長喝茶。”
  “不用客氣。”
  “收工。”封玄大手一揮,帶著鐵衣幫的弟子離開了現場。
  黃杰看著離去的封玄沒有多想,但是卻對又出現的血魔陷入了沉思。
  自從三伏天那日產生的炸雷起,這平靜的小鎮中出現了很多不同尋常的事,其中最主要的便是血魔的數量突然暴增。
  以往,一年中也就出現一兩個,大多數還是從外面跑來的。
  如今的小鎮,已不在平靜。
  ……
  鐵衣幫弟子被血魔獵殺的事在青鯉鎮各大幫派勢力間傳開了。
  這一次出現的血魔與以往的大不相同,這一次出現的血魔實力非常強大,那三名鐵衣幫弟子中有一位實力已經堪比后天一轉,《鐵壁功》達到第二層已經有多年,但還是一擊刺穿了心臟,連呼救的時間都沒有。
  一時間各大幫派與勢力開始加強人手,嚴加防范。
  不過普通的民眾卻依舊過著平平淡淡的生活,對這件事并不知曉。
  又過去了三天。
  在白天,又發生了一起人被吸干的事件,這一次死了一個人,據說是在上廁所的時候被偷襲的,人還是鐵衣幫的弟子。
  又去了七天,鐵衣幫又有一隊巡邏隊消失,被發現時,人都已經死去,死因與之前的兩起一樣,但這一次死了四人。
  死人的事件頻頻發生在鐵衣幫,一時間幫內人心惶惶,人人自危,都猜測是不是鐵衣幫得罪了對方,報仇來了。
  受害者只有鐵衣幫的弟子,其他幫派紛紛在暗地里高興,其中最高興的莫過于鐵衣幫的對手。
  一輪殘月躲進了烏云中。
  大地上最后的一點銀光也消失不見。
  一個黑暗的角落里,封玄與李達躲在其中。
  “得,今晚又白守了。”封玄有些抱怨的說道。
  “哎,事實雖然如此但怎么從你小子嘴里說出來就那么難聽?”李達一聽的確覺得有些心累,但是聽到封玄的話好像期待著幫內兄弟出事似的。
  沒有人出事,則說明血魔沒現身,他們就白蹲守;
  血魔出現,一定有弟子遭殃,他們就沒有白守。
  他們想早日抓到血魔兇手,蹲守是唯一的辦法,但只有千日做賊的,哪有終日防賊的。
  他們這樣已經持續了七天之久了,人也都有些疲憊。
  “話說你小子的鳥蛋孵出來了嗎?”李達好奇的問道。他還沒有聽說過誰用母雞來孵飛禽妖獸蛋,并且取得成功的。
  一提到這是封玄也很苦惱,為了讓雞大嬸用心的孵蛋,他又買了七八個雞蛋放到其中。
  不然只有孤零零的一個金雕蛋,雞大嬸早就放棄這個不爭氣的后代了。
  就在封玄苦惱的時候,對面的火光晃了一下,掉到了地上。
  “出現了!!!”
  封玄大吼一聲,精神百倍的沖了出去。
  “妖怪,哪里跑!!!”
黑龙江快乐十分第81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