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大魏帝國之縱橫天下 > 第兩百二十八章 蓋印了? 2/5

第兩百二十八章 蓋印了? 2/5

第二日,卯時,國庫批出十萬兩白銀,運到京州府,錢到了京州府,又分出六批,送到京州六郡。
  
  巳時,丞相府、公堂!
  
  早已起床的孟歌正辛勤的批閱奏簡,挑出一些大事呈進行宮。
  
  “咦?昨日京州太守上傳的奏簡為何找不到了?”
  
  孟歌翻找著奏簡,忽然找不到昨日夜晚京州太守呈上來的奏簡,因為昨天呈上來很晚,是準備今天批復的,但現在突然找不到了。
  
  聽見孟歌說這句話,站在孟歌旁邊的一名官員臉色有些不自然,輕聲笑道;“可能是王上派人來取了吧!”
  
  這名官員名為昌禮,官至謁者,掌殿廷朝會禮儀,接受百官章奏,上呈國君,下呈丞相,置七十人,年俸二百兩白銀,用一句簡單的話來講,謁者就是專門呈奏簡的,百官上傳的奏簡,都是由他們呈給相邦,相邦挑出來的重大事件,再由他們呈給國君。
  
  “哦?是這樣嗎?為何事先沒有通知本相?”孟歌輕疑一聲。
  
  “可能太晚了,相邦已經入睡,宮里頭不忍打擾吧!”昌禮彎腰作輯再次笑道。
  
  孟歌點了點頭,隨即繼續批閱奏簡。
  
  “踏!踏!”
  
  而就在此時,一陣輕盈的腳步聲傳來,當昌禮看到來人,眼神閃過惶恐忐忑之色,孟歌則是微微皺眉,有些疑惑的開口道:“小六子?小六子為何事?”
  
  沒錯,來人正是小六子。
  
  “相邦大人,咱奉王上之命,前來要取三州建立學堂奏簡!”小六子一臉微笑的彎腰作輯行禮,說出自己來的目的。
  
  昌禮臉色瞬間白了起來,內心暗罵道:“該死,王上怎么會注意這事!”
  
  孟歌的眉頭皺的更深了,極為不解道:“目前而言,揚州太守重升、青州太守逼樹還未上傳關于學堂奏簡,只有京州太守焦向已經上傳,但昨日夜里,王上不是已經派人拿走了嗎?”
  
  “啊?”小六子啊一聲,臉上有些錯愕,有些遲疑道:“難道王上讓其它人來取了?不對啊,昨日夜里,王上一直在書房批閱奏簡,咱和司公公一直守候著,沒有派人來拿啊!”
  
  孟歌頓時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對著旁邊的昌禮道:“傳治粟內史賀大人前來!”
  
  “諾!”昌禮連忙作輯應道,隨即匆忙離開丞相府。
  
  離開丞相府的昌禮,并非直接去找賀秋,而是轉到大街某個客棧內。
  
  “你們掌柜呢?”昌禮對著一個小二輕聲問道。
  
  小二指了指后廚,昌禮二話不說直接跑進后廚,后廚之中,一個肥肥胖胖的掌柜在指揮著廚師,掌柜看到穿著官袍的昌禮,頓時一驚,連忙把昌禮拉到沒人的地方,有些不悅道:“你這是作甚,為何穿著官袍就來,人多眼雜啊!”
  
  “哎呀,現在那還顧上這些屁事,快去告訴焦大人,事情要敗露了,趕緊給我找一個替死鬼,否則,我全都供出來,誰都別好過!”昌禮神情驚慌,面色慘白。
  
  “什么?”掌柜一懵,大腦頓時空白。
  
  “我告訴你,你別亂來,要不然,你全家都得死!”掌柜露出惡狠狠的面目。
  
  “威脅我?我告訴你,要是這件事被王上知道,我全家一樣得死,一樣死,還不如拉你們全部陪葬,值了!”昌禮也不甘下風,來了一個反威脅。
  
  掌柜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最終松了一口氣,看了看四周,語氣叮囑道:“別急,我立馬通知焦大人!”
  
  “好!要快,時間不多了!”昌禮慌的不成樣子,嘴皮子都在發抖,不知道是后廚熱還是怎么的,昌禮后背已經被汗水浸濕。
  
  “知道!”掌柜扔下這句話,便離開了后廚,只留下昌禮一個人慌忙的站在原地等待。
  
  大約兩炷香時間之后,掌柜匆匆走來,對著昌禮輕聲道:“辦好了,保你沒事!”
  
  “呼!”昌禮重重松了一口氣,神情露出輕松之意,隨即作輯道謝道:“多謝了!”
  
  說完,昌禮便迅速離開客棧,去找賀秋。
  
  看著昌禮離去的背影,掌柜搖了搖頭,內心腹誹道:“大人啊大人,你怎么找了這個玩意做幫手,白白浪費一顆大棋子!”
  
  ...................
  
  丞相府!內堂!
  
  “怎么這么慢?”孟歌在堂內來回走動,頗為焦急。
  
  小六子也在旁邊等待,只是沒有那么急,但還是緊皺眉頭,感覺這件事有點大了。
  
  “踏!踏!”
  
  一陣匆忙的腳步聲傳來,孟歌連忙抬頭看去,只見賀秋在昌禮的引領下匆匆走來。
  
  孟歌當即走到賀秋面前,賀秋正要行禮,孟歌連忙伸手打斷道:“賀大人,昨日夜里或者現在,有沒有從丞相府呈出去的公文?對了,是關于京州六郡建造學堂一事!”
  
  “有啊,下官剛剛在公堂內看到,是關于京州六郡建造學堂的事,要十萬兩白銀呢,已經在兩個時辰前批下去了,錢已經出庫!”賀秋一臉茫然的說道,不知道孟歌問這個干嘛。
  
  孟歌和小六子渾然一驚,未經相邦、王上批復,十萬兩白銀就出去了?
  
  “賀大人,本相可未批復啊,看都沒看,而且賀大人您也不想想,京州六郡,需要十萬兩白銀建立學堂?”孟歌滿臉憂愁的說道。
  
  “什么?”賀秋也猛然一驚,有些不可思議道:“不可能啊,下面明明印著相印,要不然,下官屬下不可能批下去!”
  
  “蓋了印?”孟歌一愣,臉色有些難看,小六子更是皺起眉頭看向孟歌,隨即面無表情彎腰作輯道:“相邦大人,此事,您還是自己去跟王上解釋吧,哼!”
  
  小六子冷哼一聲,便甩袖離開。
  
  “相邦這是?”賀秋又是驚又是懵,到底發生了什么?
  
  孟歌沒有回話,而是轉身看向案桌上的金印,臉色陰沉,語氣低沉道:“有人偷了本相金印,私自蓋章!”
  
  由于是在丞相府,自己警惕性很低,除了出遠門會把相印帶上,一般在府內都是把金印放在案桌上的,本來想著方便,沒想到卻讓小人得手!
  
  
黑龙江快乐十分第81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