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諸天武俠之旅 > 第四十一章:高矮劍客

第四十一章:高矮劍客

五天前,在風刃靈刀的幫助下,李晏晉升內景大成,以他的拳法武功,加上兩件頂級寶兵,不弱于內景圓滿的風刃靈刀,甚至更強。▲-八▲-八▲-讀▲-書,.◇.o≧
  
  他和風刃靈刀的結盟,便相當于是兩名內景圓滿,達成了協議,本已十分強大,少有人及。
  
  可是,仇業、秦清怡等五人,全是內景,銀環刀客是內景圓滿,“大業劍客”仇業、“清怡仙子”秦清怡、“斷岳斧”董利,他們三人是內景大成,狂濤刀客則是內景小成,五人聯手,幾可與外景作戰,卻就強過了李晏和風刃靈刀二人的聯盟。
  
  所以,他們有恃無恐。
  
  “那么,就預祝我們……搶奪天曲刀,馬到成功!”董利朗聲道,高舉酒杯。
  
  “我們五人聯手,五大內景合力,銀環刀客更是內景圓滿,哪有不成功的道理呢?”秦清怡微笑道。
  
  “不錯。來,干一杯,預祝我們旗開得勝,馬到成功!”狂濤刀客附議道。
  
  五人各倒了杯酒,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玉華縣中,諸如此類的結盟場景,不斷浮現,或三兩人,或四五人,確實沒有超過五人的同盟。當然,所謂同盟,針對的是內景高手們,先天境、后天境,則不被他們瞧在眼里。
  
  內景者,開辟泥丸宮小天地,已然超凡脫俗,和下面的先天、后天,確實差距太大,人數優勢,人海戰術,只在同級別有用,差了一個大境界,便沒法相提并論。
  
  ……
  
  玉華縣,某處,一間堂屋內。
  
  一高一矮兩道身影,正站在堂中,低聲聊著些什么。
  
  忽然,一粗布麻衣的漢子,從門外小跑了進來,他手中提著一個長條形的包裹,包得嚴嚴實實的,單手提著,毫不費勁,似乎很輕。
  
  他低聲道:“高山劍客、低谷劍客,羅浮的消息,已經打聽到了。”
  
  “喔?他在哪?”身形高大的那人起了興趣。→+?八→.?八**讀??書,.↓.o≥
  
  他是高山劍客,另一人——即那身材矮小的男子——則是低谷劍客。
  
  他們兩人同為內景圓滿,只聽命于朝廷,效忠于建元蜀王,真名不詳,只知他們自稱“高山”和“低谷”,又因他們使劍,故一個尊為“高山劍客”,一個封為“低谷劍客”。
  
  雖然,肯定是代號就是了。
  
  “‘青陽拳客’羅浮,也在玉華縣中,他好像和‘山門郡第一高手’風刃靈刀聯合了起來,準備搶奪天曲刀。”那粗布麻衣的漢子回答。
  
  “風刃靈刀?唔,我記得,他修為境界,也是內景圓滿,不弱于你我。”低谷劍客眉頭微微皺起。
  
  “無妨。‘青陽拳客’羅浮的作用,自從朝廷議定,散播頂級寶兵——天曲刀的訊息,而一眾內景,不約而同地,紛紛離開了官倉郡以后,便已經宣告完結。事后他要做什么,由得他去,好歹也是一個內景高手,豈會盡入我們所愿?”高山劍客揮了揮手,說道。
  
  “你說得也有道理。”低谷劍客微一頷首道。
  
  “呵呵。”高山劍客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笑了起來。
  
  “高山,你在笑什么?”低谷劍客問道。
  
  那粗布麻衣的漢子,也注目過去。
  
  高山劍客緩緩說道:“你們說,羅浮和風刃靈刀的結盟,是不是一個笑話?”眼見二人一臉困惑,沒明白過來,他嘆了口氣,解釋道:“羅浮身上有五萬兩天價選懸賞,覬覦他的人,雖然因為天曲刀緣故,少了許多,但也還有一些,七八名內景,那總是有的。而風刃靈刀呢,更不用說了,我國有名的瘋子,他得罪的人,相比于羅浮,只多不少,最起碼……也有一二十個!還是最少!他們兩個聯手,吸引來的人,絕對是最多的!”
  
  “唔,當然了,他們兩個實力都不弱,尋常內景,也不敢捋虎須。”
  
  對于羅浮和風刃靈刀的實力,高山劍客也表示肯定。
  
  “管他們呢,是死是活,全看個人造化,難道你還能幫他們一把不成?”低谷劍客不耐煩的道。
  
  “嘿嘿。”高山劍客輕笑一聲。
  
  低谷劍客登時翻了個白眼。
  
  那粗布麻衣的漢子只作沒見,將手中長條形的包裹,遞給了高山劍客,說道:“高山劍客、低谷劍客,天曲刀已送到,我的任務完成,便就告辭。”說著轉身而去。
  
  高山劍客手撫著麻布包裹,嘴角帶笑,輕聲道:“低谷劍客,你說我在這里,拆開了包裹,取出天曲刀,會是什么后果?”躍躍欲試的樣子。
  
  “隨你。要是壞了大事,朝廷問責起來,所有責任,全由你一力承擔,與我無關。”低谷劍客道。
  
  “低谷,你真不講情面。”高山劍客埋怨道,按捺下自己那一顆躁動的心。
  
  “走吧,別拖拉了。此事宜早不宜遲,還是盡早解決的好。要知道,玉華縣城中的治安,官兵們已經快無法維持,到時候,遭殃的就是百姓。只有咱倆用天曲刀,吸引走了內景高手們,方才可以重新恢復玉華縣的秩序和治安。”低估劍客道,手腕一翻,一柄寒芒閃爍的利劍,憑空出現在他手心。
  
  這是他的劍器,也是一件珍貴的寶兵,單以品質而言,雖不及頂級寶兵,卻也差得不遠,只有一步之遙。為朝廷辦事,豈會虧待了自己人?
  
  當然,一步之差,宛如云泥之別,這卻又另當別論了。
  
  呼~
  
  低谷劍客輕輕一個跨步,便即步出了堂屋,來到街上。
  
  高山劍客緊跟著低谷劍客。
  
  兩人一前一后,悶不作聲,徑往縣城外行去。
  
  ……
  
  另一邊,李晏享用了上好茶葉,心滿意足,和早就已經不耐煩的風刃靈刀,緩步踱出了小茶館。
  
  “羅……那啥,要不咱們找件事來做?天曲刀一日不現,就好無聊啊。”風刃靈刀百無聊賴的道,好幾天了,就是吃了睡、睡了吃,他感覺身子都已生銹。
  
  “你生怕大伙認不出你來嗎?這幾天就安分一些,天曲刀現世,才是我們大展身手的時候。”李晏駁斥道,其實,在他心里面,也十分想要找一個旗鼓相當的對手,來好好打一架。
  
  初入內景大成,可還沒體驗過自己全力以赴的滋味呢。
  
  李晏喜歡修行,感受著自己逐步變強的美妙滋味,實在妙不可言。與此同時,他也是一個戰斗狂人,于戰斗中,提升并完善拳法武功,所以,不能說他是一個安分守己、恪守成規的膽小的人,但他有理智,知道自己什么時候,應該做什么。
  
  風刃靈刀那是一個瘋子,沒法比。
  
  ……
  
  洪玉堂在逛街,懶懶散散的,隨波逐流,任由人群推搡來去,他打了個呵欠,有些想要睡覺。
  
  “老爺子也真是的,天曲刀嘛,頂級寶兵嘛,家里沒有嗎?他用的武器,不就是頂級寶兵?還不滿足,貪婪得很,派了我來,真是叫人頭大。唉!這么好的天氣,能夠睡一覺,那就好了。”洪玉堂仰臉看天,長嘆一口氣。
  
  “小子,別擋著路。”忽然一人道,伸手推了推洪玉堂。
  
  洪玉堂腳下一個踉蹌,險些跌倒,絲毫不怒,回過頭來一看,見到一個體型寬廣的漢子,胳膊比他大腿還粗,身后背負一柄重斧,正瞪視著自己。
  
  他訕訕一笑,退到了路旁,讓那壯漢先過。
  
  “哼,懦夫。”那壯漢鼻中發出不屑的冷哼。
  
  洪玉堂無所謂的笑著。
  
  那壯漢搖了搖頭,感覺無趣,一個沒男兒氣概的人,欺負起來,那也沒意思。
  
  被人指著鼻子罵,都不反抗,這不是懦夫,那又是什么?
  
  那壯漢憐憫地瞧了洪玉堂一眼。
  
  洪玉堂忽然停下腳步,收斂笑容,臉色一肅,看向縣城外。11百度一下“諸天武俠之旅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黑龙江快乐十分第81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