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木葉之輪回族 > 第四百三十五章 五代火影

第四百三十五章 五代火影

木葉火影大樓中,日斬站在辦公室的窗戶前,看著窗外的風景靜靜的發著呆,眉宇之間有著揮之不去的憂愁。
  
  就在幾日前,他精心培養多年的大兒子在一次任務中遭遇襲擊,不幸遇害。
  
  日斬在火影的位置上兢兢業業這么多年,早已心神疲憊,本來他還想著他的大兒子已經被他培養成材,應該很快就可以接替他成為火影,而他也就可以再次卸下火影的重擔,好好的休息一下,結果事到臨頭,卻發生了這種事情,這一刻,他要承受的不單單是老年喪子的悲痛,還有多年心血附屬東流的失落。
  
  屋漏偏逢連夜雨,他的二兒子阿斯瑪在他大兒子的葬禮后,因為受不了他的嚴格管教,竟突然脾氣爆發,與他大吵了一架,然后一氣之下竟然接了保護火之國大名的任務,借著執行任務的名義離開了村子,實際上卻是不想在留在他的身邊。
  
  雙重打擊之下,日斬的精神一落千丈,仿佛一下就變得蒼老了許多,不但發須更顯得蒼白,就連往日挺得筆直的身軀都彎了許多。
  
  咚咚咚。
  
  就在日斬沉浸在悲傷的心情中的時候,門口突然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日斬瞬間從悲傷中清醒了過來,然后深吸了一口氣,暫時壓下了心中悲傷,強行提起一口氣,又恢復了往日威嚴的模樣。
  
  “進來。”恢復狀態后,日斬走到辦公桌后輕輕坐下,然后沉聲應道。
  
  房門被輕輕打開,然后走來了一個成熟穩重的中年男子,這男子身穿木葉上忍的標志綠色馬甲,頭頂棕黃色刺猬頭,此人正是繩樹。
  
  “火影大人,您找我有什么事情?”繩樹進入房間后,立即恭敬的給日斬行了一禮,行事說話間再也沒有了年少時的莽撞。
  
  日斬欣慰的看著眼前的繩樹,一時之間想到了許多東西,不禁陷入了沉思,竟忘記了回話,而繩樹久久未得到日斬的回應,只好的疑惑的抬起頭看向了日斬。
  
  “一眨眼就過去了這么多年,你都已經長這么大了,如今回想起來,你天天吵著要成為火影的聲音仿佛還在耳邊。”感受到繩樹的目光,日斬終于從沉思中回過神,然后微笑著感嘆道。
  
  “火影大人說笑了,那些都是我年少輕狂的狂言罷了。”繩樹苦笑著搖了搖頭。
  
  “哦?怎么你現在長大了,也有了實力,反而不再想成為火影了嗎?”日斬眉毛一挑,好奇的問道。
  
  “不,成為火影一直都是我的夢想!”繩樹立即斬釘截鐵的回道。
  
  說話間,身上突然就出現了一股堅定的氣質,這一瞬間,日斬都仿佛又看到了繩樹年少時候的影子。
  
  然而說完這句話后,繩樹身上的氣質很快又一變,變得有些遲疑起來,“不過我如今怕是已經沒有了追求火影這個夢想的資格。”
  
  “哦?為什么這么說?”日斬不明所以的問道。
  
  “呵呵,我如今的力量來源不正,如果我憑此成為火影,怕是難以服眾,而且不是憑借自己的努力而當上的火影,這根本就沒有意義。”繩樹低頭看著自己的雙腳,苦笑著搖了搖頭。
  
  “原來如此,原來你是因為自己身體中的力量不是自己修行得來的,所以自己跟自己過不去,在心里鬧別扭而已。”聽完繩樹的話,日斬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一臉戲謔對繩樹調侃道。
  
  “這不是在鬧別扭,只是只是這股力量確實不是我修行而來,雖然使用起來確實很強大,但卻讓我覺得有些不踏實,因為我始終覺得這股力量并不是真正屬于我的東西。”繩樹有些慌亂的擺了擺手,急忙解釋道。
  
  “呵呵,我明白,你能這么想我倒是覺得很欣慰。”
  
  日斬笑著點了點頭,然后繼續說道:“很多人在得到強大的力量后,都會迷失自己,沉淪在強大的力量之下,最終忘乎所以,成為了力量的奴隸,而你在得到木遁的力量后,卻能夠依然保持本心,沒有被這股強大的力量所迷惑,這是十分難能可貴的,相信忍界中任何人得到了這種力量后,恐怕都會忘乎所以,就連我可能也不例外。”
  
  “火影大人過獎了。”繩樹謙虛的笑了笑。
  
  “不過,能夠保持本心是好事,但卻不能夠太過自我懷疑,你是初代大人的孫子,可以說從你剛一出生開始,很多人就已經對你抱有了期望,期望你能夠繼承初代的力量,繼續像他一樣成為木葉的守護神,而如今你只不過是兌現了這份期望而已,雖然過程曲折了一點,但這股力量卻是來路光明正大的。”日斬目光鼓勵的看著繩樹道。
  
  “可是,我覺得我的力量還是來源不正,并不是爺爺主動傳給我的,而是我們用特殊手段掠奪而來的。”繩樹還是難以想通,愧疚的搖了搖頭。
  
  原來當年魂葉在幫助朔茂變身成團藏后,就將繩樹托付給了他,而當年大蛇丸還沒有叛離村子,剛好又研究出用柱間細胞移植身軀的手術,所以朔茂便讓大蛇丸給繩樹移植了柱間細胞制造的雙腿,結果繩樹不但成功復原,還在柱間細胞的刺激下,成功覺醒了木遁。
  
  剛開始的時候,繩樹確實因為這股力量而感到振奮,但很快他又陷入了自我懷疑,覺得這股力量并不是他自己本身的,而是從他腿上的柱間細胞中掠奪而來的,所以在復原后,他也沒有再積極向著火影的夢想去努力,而是一直低調行事。
  
  “繩樹,你要知道,力量本身沒有善惡之分,重要的是你如何使用這股力量,如果你能夠將這股力量用在造福所有村民的事情上,誰又會在乎這力量的出身呢?”日斬苦口婆心的對繩樹勸道。
  
  “可是”繩樹還是顯得有些猶豫不決。
  
  “你不用再遲疑了,如今我年事已高,沒有精力再在火影的位置上坐下去了,而村中現在適合接任火影的人,沒有人比你更合適。”日斬終于說出了他此次召繩樹過來的目的,原來他竟然是想將火影之位傳給繩樹。
  
  “讓我當火影,這”聽到日斬要讓他出任火影,繩樹眼中驚喜之色一閃而過,而后他咬了咬牙,就要出言拒絕。
  
  日斬伸手制止了繩樹接下來要說的話,然后說道:“你先別急著拒絕,接任火影,這并不是對你的獎勵,而是需要你承擔的一份責任,俗話說,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如今你既然機緣巧合得到了初代的力量,所以你就必須承擔起這份責任,所以我希望你能夠正視自己身上的力量,并將這股力量的作用發揮出來,真正成為木葉可信賴的領導者。”
  
  聽完日斬的話后,繩樹沒有再急著出言拒絕,而是低頭陷入了沉思。
  
  “好,不過如今我在村中沒有一點威望,怕是還無法真正做到讓所有村民心服口服,所以我接下來需要一些時間來好好表現,待到累積到一定的功勛后,我才可以接下火影的重任。”繩樹沉思了許久,終于咬了咬牙,臉上露出了堅定之色。
  
  “沒問題,接下來,我會將村中一些高難度的任務盡量安排給你,讓你快速累積功勛和威望。”聽到繩樹終于同意,日斬臉上浮現一股喜色,然后點了點頭痛快的答應了下來。
  
  “火影大人放心,我絕對不會讓您失望的。”繩樹重重的向日斬行了一禮。
  
  至此,繩樹終于戰勝了自己的心結,即將實現自己兒時的夢想,而日斬也終于找到了一個合適的繼承人,不久后就可以卸下了身上的重擔。
黑龙江快乐十分第81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