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夫人,少帥又吃醋了! > 第967章 烽火連城,麗人行 19

第967章 烽火連城,麗人行 19


      第967章 烽火連城,麗人行(19)
  
      章邵桐擦了擦汗,臉色好了些,這才看向郭莞爾,眼神冷的嚇人,“你今天也看出馮帥的意思了吧?”
  
      郭莞爾別開臉,“那又怎樣?”
  
      章邵桐不屑的抽搐了下嘴角,這娘們就是煮熟了鴨子,嘴死硬。
  
      “我知道你看不上我,正好,我這小小的臭副官對你也沒興趣,但是,馮帥決定的事情沒人阻止得了,所以,咱倆做個交易,如何?”章邵桐說的非常嚴肅。
  
      郭莞爾警惕的瞪了眼章邵桐,不屑道,“你又想搞什么幺蛾子?”
  
      章邵桐倒也不在乎郭莞爾那高高在上,看不起他的那副眼神了,挑眉道,“我從來都沒搞幺蛾子,而是你一直在作死。”
  
      郭莞爾怒指章邵桐的鼻子,“你……”
  
      章邵桐一把拍開郭莞爾的手,“不想被馮帥設套下嫁給我這個副官,你他娘的就聽老子把話說完。”
  
      郭莞爾一愣,難道章邵桐真的沒有那意思?只是馮沉舟單方面的想法?
  
      某女一樂,“好吧!本小姐洗耳恭聽,有什么話快說。”
  
      章邵桐豎著手指道,“第一,以后不要在纏著總司令了,他是不會喜歡你的;其次,不要因為司令不喜歡你,你就挑唆你父親和別的地方軍政府合作,一旦被我們發現,那,你們郭家的生意算是到頭了;第三,只要你答應這兩點,我保證,你,郭大小姐不會跟我扯上半毛錢的關系,而且,今天,你的過失給我造成的一切損失,我既往不咎。如何?”
  
      郭莞爾緊緊擰著眉心,將章邵桐的話在腦子里回顧了幾遍,驀地,她瞥了眼章邵桐的某處。
  
      給他造成的損失?他既往不咎?
  
      難道真廢了?
  
      不會吧!男人那么容易廢掉,那前朝的公公們干嘛還要受宮刑那么恐怖的痛苦?
  
      郭莞爾不表態,章邵桐也不急,他繼續坐在地上扮可憐,其實,那股子痛勁兒過去便也沒什么事兒了,只是,他必須要讓郭莞爾徹底死心,以后不要糾纏馮沉舟,不要在他面前刷臉,他也就不會想著法子讓他娶這可惡的女人了。
  
      但是,章邵桐還是擔心郭莞爾報復馮沉舟,挑唆她父親以后不支持桐北軍,那就是他們桐北軍天大的損失,那損失可不光光是軍餉那么簡單的事情。
  
      如今,天下四分五裂,凡是有點實力的軍方都在想方設法拉攏那些各地的商界大佬,或者與各方勢力有著錯綜盤結之關系的人才。
  
      而郭子良是國內的銀行家,金融巨頭,被人稱作華夏國的福爾摩斯。
  
      岳霖的手下專門成立了一個商業間諜組,工作重心就是監視國內商界大佬們的動向和動態。
  
      馮沉舟每天都能從岳霖那里收到雪片似的情報,關于郭子良今天跟誰誰在哪里吃飯了,在哪里喝茶了,見了哪個大佬,和哪軍的大帥或者少帥見面了,帶沒帶郭莞爾等等,詳細的很。
  
      所以,章邵桐心里清楚他家老大的難處,馮沉舟寧可每天看到郭莞爾在桐北軍附近作妖,都不想聽到岳霖的消息,她被郭子良和郭夫人拉著見了某某少帥的消息。
  
      良久,還得不到郭莞爾的態度,章邵桐便痛苦的悶哼了一聲。
  
      郭莞爾猛地轉身,蹙眉,一臉嫌棄道,“我就沒怎么用力,你就廢了?怎么那么沒用了你?”
  
      章邵桐差點氣的一口老血吐出來,可為了桐北軍,為了總司令,為了他自己的幸福,章邵桐忍了郭莞爾的挑釁和羞辱。
  
      他故作痛苦的看向郭莞爾,“過來,你親自檢查看看,是否還有用?”
  
      郭莞爾反應過來章邵桐這句話的意思后氣的臉紅脖子紅,轉手就順手撈起一個茶杯朝著章邵桐扔。
  
      “別,別,別,那個不能砸。”章邵桐大呼道。
  
      郭莞爾可不是個好惹的,章邵桐越是在乎一個破茶杯,她就越要給他毀掉。
  
      “咔嚓”一聲,茶杯砸在了章邵桐身后的墻壁上,破了一地的瓷片。
  
      還好,她此刻總的來說是理智大于激動的,至少沒有對著章邵桐的腦門砸下去,他已經是萬幸了,只是可惜那個茶杯了,那是一次他帶著葉子去給夫人置辦日用品的時候買的。
  
      兩個一模一樣的瓷器茶杯,雖說算不得是上等瓷窯燒制的瓷杯,可也算是中等貨色,做工精致,上面的雕刻圖案亦是暗指有情人的情侶杯,一對兒精雕細琢的小豬,甚是可愛。
  
      葉子愛不釋手,拿在手上把玩兒!
  
      章邵桐也就自作主張買下來了,臨走時給了葉子一只,另一只拿回了自己辦公室,其實基本不用,只是寂寞無聊,想念那丫頭時拿出來看著上面的小豬摩挲,發呆,想想她有時像個刺猬,有時又像個精靈,可愛的很!
  
      郭莞爾沒想到一個破杯子而已,章邵桐接下來的反應如此之大,著實嚇著了郭莞爾。
  
      章邵桐隨著那聲咔嚓聲扭過頭去,杯子已經破成了一地的瓷片。
  
      似乎,他的心和那僅有的期望、期待都隨之破了一地似的沒了著落。
  
      當年馮家軍一夜之間倒戈,馮家上下百十口人慘遭屠殺,馮沉舟得到消息后痛不欲生,而他章邵桐又何止不是?
  
      他的家人也同樣和馮家的人被屠殺了,從此,這世界上再也沒了馮家軍三個字,他和隱姓埋名的馮沉舟相依為命,可沒想到命運如此嘲弄他們。
  
      馮沉舟刺殺仇人未遂,差點被活捉處死,被仇人的女兒所救。
  
      如今,他娶了那個女子,再也無法對她的父親下手,也更加不能和她那個瘋狂的父親一樣屠殺了他們張家的其他無辜之人,而章邵桐依然做不到。
  
      并不是他和馮沉舟有多么的善良,他們都是行走在刀尖上的政客,是時代的弄兒,成敗從來都不取決于運氣或者善惡,只是,他們都被兩個無辜的女人給牽絆住了。
  
      其實,細細想來,如若說是被兩個無辜的女人牽絆住,倒不如說是被兩個善良又無辜的女人拯救了他倆為仇恨而戰的魔心。
  
      亂世之秋,冤仇何時了?
  
      男兒就該拯救天下蒼生,給他們一個安居樂業的環境,而不是一味地只想著仇恨。
  
      當年之事,如今再細細調查,到底也不是張子濤一個人所為,沒有馮家軍幾位高層的倒戈,沒有高明全的兩面插刀和運籌帷幄的長久打算,就張子濤那莽夫何德何能一夜之間拿下馮家軍。
  
      章邵桐看著那一地的瓷片,雙目嗜血的紅,猛地拔出手槍對著郭莞爾就開了一槍。
  
      “砰”的一聲巨響。
  
      郭莞爾閉上眼睛“啊”的一聲尖叫,聽聞槍聲后她的尖叫聲戛然而止,猛地睜開眼睛,章邵桐厭惡的瞪著她,“滾。”
  
      其實,章邵桐的槍法不是一般的好,和馮沉舟相比,也就差那么一丁點,那一槍,他是擦著郭莞爾的頭發而過,打在了她身后的柜子上。
  
      此時,槍聲、女人的尖叫聲,槍打在柜子上抖落了一地文件和其他物件的爆破聲……
  
      馮沉舟再也沉不住氣了。
  
      馮沉舟和慕寒推門而入的時候,郭莞爾驚恐的瞪著還尚未回魂的眼睛,七魂升天六魄脫殼似的釘在了原地。
  
      馮沉舟和慕寒的到來,狼狽一地的房間里安靜的落針可聞。
  
      良久,馮沉舟上前,抬手在郭莞爾驚魂未定的臉上拍了拍,“郭、大、小姐?”
  
      郭莞爾這才猛地回魂,驚恐的盯著馮沉舟,爾后一把推開他,往后退了好幾步,這才轉身就往門外頭跑,可她剛跑出去一步就被慕寒跟拉住了。
黑龙江快乐十分第81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