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夫人,少帥又吃醋了! > 第785章 帝王將相身后的奇女子 2

第785章 帝王將相身后的奇女子 2

結果如柳如煙所料,和霍卿卿見過面后的柳如煙完全對她做不出判斷來。
  
  因為,從頭到尾,霍卿卿都表現出來的是不認識她是誰,即使,她被顧天麟親自陪同視察和指導他們的工作,以及,她使勁提及之前的一些事情,霍卿卿都表示完全聽不懂。
  
  柳如煙拿出最后一個法子試探也失敗了,那她給顧天麟的答復只能是,你都看見了,從表面和醫學角度判斷,我只能說她確實是不記得我是誰了,但是,還有一點我不得不提醒你,她也有可能想起來了以前的事情而故意不讓你發現。
  
  顧天麟嘆氣,“那就只能用最后一種辦法在試探了,這次,就得我們的大將軍劉坤出面和您一起去了。”
  
  這個讓劉坤陪著柳如煙在霍卿卿身邊故意提及龍君越的法子,柳如煙聽了后搖頭,“倒是個法子,但是,你們的安排不夠完美。”
  
  顧天麟說聽聽柳如煙的錦囊妙計,結果聽了柳如煙的陳述后,顧天麟不得不佩服這女人確實如朱紹成所說,何止是有幾把刷子了,而是有很多能耐。
  
  md杜盛庭有這么個女人在身后,他不當西北王也不行呀!
  
  果真是每個帝王將相的身后都有個奇女子啊!
  
  往日見柳如煙,每次都是跟杜盛庭一起,沒有跟她正兒八經談過事情,這次接觸下來后,顧天麟感觸頗深,至少,他對于成家立業和結婚對象是否是喜歡的女人這件事情進行了個重新定位。
  
  記得十幾歲的時候,他的父親就跟他說過這么一句話,“但凡成大事的男人,都是寡情或者薄情的,你可以有女人,可以結婚生子,但是,不一定非要跟你喜歡的女人結婚。”
  
  那時候的顧天麟覺得他爹是在為了他自己沾花惹草、尋花問柳的破事兒找借口,其實,這次跟柳如煙接觸后,顧天麟似乎才明白了父親那些聽著荒唐的話實則也有道理的。
  
  這次按照柳如煙的布署,她一個人去單獨見了霍卿卿,可霍卿卿表現出來的所有狀態都和之前,她和顧天麟去的時候是一樣的。
  
  正好,這個時候,劉坤下來視察部隊就正好“聽說”杜夫人在此,就“順便”見了個面,而全程由霍卿卿陪同。
  
  這算是一個布置比較周密的見面了,然而,霍卿卿對于劉坤的出現,除了是下屬對長官的尊敬外,便和其他的女醫生一樣,拘泥且有些怕劉坤的樣子。
  
  而在劉坤和柳如煙交談中,劉坤故意提到了龍君越三個字的時候,他們是有可以觀察霍卿卿的反應的,可她不知道是掩飾的太好還是,那種微妙的變化很快就藏了起來,反正,柳如煙是沒有發現太多不對勁的地方的。
  
  可是心思縝密的劉坤還是覺得霍卿卿是恢復了記憶力的,他在提到龍君越的時候,她明顯渾身緊繃了下,且眼睫毛抖動了兩下,這都被劉坤看見了。
  
  而顧天麟聽了他們倆人的匯報和分析后,卻擺手道,“那就讓她繼續這樣子吧!我們就當她還在失憶就是了。”
  
  劉坤還想說什么被顧天麟給阻止了,他立刻轉換到了跟柳如煙談凍瘡膏和醫藥生產上去了。
  
  柳如煙說,她沒有別的可談的了,就那兩點建議都給他們了。
  
  顧天麟的意思就讓霍卿卿那邊繼續研發,而他們燕城有的是現場的藥廠,增加幾條生產線,進口幾臺設備的事情。
  
  其次,才是顧天麟的如意算盤,他將北地的煤炭開采業給杜盛庭二十個經營開采權,柳如煙把配方給他,同時將所有技術指導給霍卿卿,不管她失憶與否。
  
  她現在要的是產品盡快出爐,爭取在今年的冬季來臨前做好所有防患措施的同時,要確保每個士兵人手一盒藥膏才行。
  
  柳如煙開玩笑,“顧大帥就不怕霍卿卿是個定時炸彈?”
  
  顧天麟,“怕。但是,還得用她。”
  
  嗯,這次,某人說的是用她而不是利用她。
  
  一切談妥后,柳如煙在三天后離開了燕城。
  
  火車站,顧天麟親自送行。
  
  “杜夫人,此次,我們雙方達成的各項合作意向都很好,但是,我還是有句話要叮嚀你,關于霍卿卿在我手上這件事,不要泄露出去,特別是江北那邊。”
  
  柳如煙掀了掀唇,“顧大帥,您就甭掩耳盜鈴了行么?這事兒,恐怕第一時間,霍家就想到你了吧?”
  
  顧天麟搖頭,“第一時間,他們一定是沒有想到我這里來,甚至于現在都不見得想到人在我手里,你信么?”
  
  柳如煙,“顧大帥為何如此自信?”
  
  顧天麟,“因為霍家人自己都清楚一點,霍卿卿在我心里不值錢。”
  
  “哦?那么,既然如此,顧大帥拘著那丫頭,不會只是為了給你造藥膏吧?”
  
  顧天麟搖頭,“當然不是,起初并不知道她知道凍瘡膏的配方,只是,為了拿她以防萬一而牽制龍君越,畢竟當時龍君越掌控著燕城的軍事命脈,可是天助我也,在我們還沒有行動的時候,日本人先動了,這就等于是有人給我們遞了把似的順利的把霍卿卿給擄走了。”
  
  柳如煙,“所以,霍家父子一直以為霍卿卿被日本人擄走了?”
  
  顧天麟,“他們也極有可能覺得是被土匪擄走了,可也沒等到土匪要贖金的消息,又找不到,加上后來我們一夜之間就讓燕城回到了我的手里,他們只能放棄霍卿卿了。”
  
  柳如煙冷笑,“我前幾天跟子吟通話了。”
  
  顧天麟擰眉不接柳如煙的話。
  
  須臾,柳如煙又說,“霍卿卿生死未卜,元氏,瘋了。”
  
  顧天麟這才有了些許動容,緊繃的面部表情放松了些,“瘋了也沒有辦法,人,擄了,就不可能給他們送回去,我已經放過霍繼堯了。”
  
  “哎~”
  
  柳如煙一聲嘆氣,“你放過的不是霍繼堯,而是為了子吟,別以為別人不說就心里沒有個數。”
  
  柳如煙語落,又道,“子吟說……讓我給你一個配方,你要不要?”
  
  顧天麟的眉心可以夾死一只螞蟻了,“她是替霍繼堯還我這個人情?”
  
  柳如煙搖頭,“這個我不知道,你到底要不要?不要我就走了?”
  
  (=)
黑龙江快乐十分第81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