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夫人,少帥又吃醋了! > 第416章 打架 2

第416章 打架 2

小說網..org,最快更新夫人,少帥又吃醋了!最新章節!
  
  第416章打架(2)
  
  可是那倆人打紅了眼,誰還聽得到柳如煙的呵斥了。
  
  柳如煙眉心一鄒,捂住肚子彎著腰就順著墻壁往下醋溜了,雖然她不會演戲也沒有任何演技,可這一幕的演技還是很真實的,畢竟,某人心里有鬼,他昨晚對她到底做了什么,只有他清楚。
  
  杜盛庭眼眸一閃,一把推開安林楓,朝著柳如煙撲了過去,將人拉進懷里,“煙,你怎么了?”
  
  柳如煙確實也是挺擔心眼下這情況被霍繼堯知曉后的結果,所以,怕是真的,加上昨晚被那頭狼差點拆骨入腹,這么一驚嚇,一生氣,臉色蒼白的厲害。
  
  “我肚子痛,好痛……”柳如煙虛弱道。
  
  都說戀愛中的男人智商為零,就連殺伐果斷,大名鼎鼎的秦軍大帥也不免俗。
  
  杜盛庭被柳如煙嚇壞了,即使,她那么沒有演技,可此刻看在杜盛庭的眼里,那就是她是真的身體不適。
  
  杜盛庭也不顧全什么了,把柳如煙抱起來,走進臥房,將人放在床榻上,“我看看哪里痛?”
  
  柳如煙壓著衣服,“別動我~”
  
  站在門口的安林楓蹙眉,“我叫軍醫過來瞧瞧?”
  
  柳如煙一聽渾身緊繃,“不,不用,躺會兒,喝點熱水就沒事了~”
  
  倆身份不菲的男人此刻要多狼狽就有多么狼狽,都滿臉、滿身掛著彩,可也都心里明白,柳如煙這是緩兵之計,是苦肉計,只是為了讓他倆收手,即使如此,可倆人都緊張的不行。
  
  畢竟,在杜盛庭的眼里,柳如煙昨晚是受罪了,這今天一個不慎,哪里痛也是極有可能。
  
  而安林楓的心下是千回百轉,說不上來的滋味!
  
  倆人男人前后站著,看著床榻上臉色蒼白的女子,房間陷入了死寂的安靜。
  
  須臾,杜盛庭竟然扭頭惡狠狠瞪著安林楓,“你還杵這里做什么?去給小七倒杯熱水來。”跟指揮他的隨從或者屬下似的理所當然的口氣。
  
  你妹的,你難道忘記了這是誰家了嗎?
  
  柳如煙這才緩緩抬眸冷漠的盯了一眼杜盛庭,爾后看向正準備去給她倒水的安林楓,“不用。你別走,我有話要說。”
  
  柳如煙語畢,緩緩坐了起來,靠著床幃,看向安林楓,“林楓,他現在出得了城嗎?”
  
  講真,柳如煙都沒有如此自然而然的叫過杜盛庭一聲盛庭,好不!
  
  某人又開始醋缸子打翻了一地,很不得掐死安林楓那半路殺出的程咬金,可又害怕柳如煙,所以,還是忍下了,但是,他還是看向柳如煙,堅定道,“我不走,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簡直就是個癩皮狗。
  
  柳如煙狠狠瞪著杜盛庭,“杜盛庭,你以為我真的拿你沒辦法了嗎?你是要逼死我才甘心是不是?”
  
  杜盛庭也紅了臉,紅了眼,一把擰過柳如煙的下巴,低頭,看著她的眼睛,“你搞清楚了,你是我杜盛庭明媒正娶的女人,你待在一個來路不明的野男人家里成何體統?我請自己夫人回家,怎么就成逼你了,啊?
  
  你搞清楚了,你是我杜盛庭正經八百的女人,你是我的……”
  
  “杜盛庭,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關起來?”安林楓實在看不下去了,拔槍再次抵上了杜盛庭后腦勺的同時,也下了他腰間的配槍。
  
  這次,杜盛庭不敢再得瑟了,而是一愣便緩緩拾起身體,“安林楓,有種你就開槍。”
  
  “開槍啊……”杜盛庭咆哮道。
  
  安林楓抬手對著臥房的吊燈“砰砰砰”三槍,打的水晶吊燈落了一地。
  
  瞬間,柳如煙和杜盛庭都安靜了下來,唯有安林楓闔上眼,將杜盛庭的配槍丟給他,“現在就滾出我的官邸,能否出得了城,全看你的運氣了。”
  
  安林楓語落,已經轉身離開了臥房,將臥房的門都給關上了。
  
  樓道里已經跑步上來了一群安林楓的手下,還有聽到槍聲后跑上來的薄荷。
  
  “司令……”一群士兵緊張兮兮的盯著安林楓掛彩的臉,可門已經被老大給關了,他們什么都沒看見。
  
  薄荷看向安林楓,嘴巴還沒啟開就聽安林楓淡淡道,“沒事,你家小姐沒事。”
  
  樓下,院子里。
  
  安林楓看著面前整整齊齊的一眾霍家軍軍服的士兵,“今天,司令府發生了什么事?”
  
  所有人一臉懵逼,完全不知道他們家老大到底抽了哪門子的風?
  
  而安林楓的副官高陽第一個反應過來了他們家老大的意思,便出列,敬禮,軍靴馬刺扣著水泥地面,“咔咔”直響,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他們家狼狽不堪還掛著重頭彩的司令,說著瞎話,“報告司令,司令府邸,今日一切正常,什么都沒發生。”
  
  其他人這才如醍醐灌頂,齊刷刷敬禮道,“報告司令,什么都沒發生。”
  
  安林楓點點頭,“很好。”語落,給了高陽一個眼神,“帶隊回去。”
  
  安林楓在樓下的一舉一動,站在房間里的柳如煙和杜盛庭看的一清二楚,也是將他和士兵的對話聽得不能在清楚了。
  
  柳如煙擰著眉心看向杜盛庭,“他已經仁至義盡了,杜盛庭,你不要太過分了,趕緊想法子離開江北,否則,我想,他也救不了你了,更何況你不是一個人來的。”
  
  杜盛庭瞪著柳如煙無聲嘆氣,忽的擰過柳如煙的臉,“柳如煙,你記住了,你現在是我杜盛庭真正的女人了,從身體到心理都是我的女人,你難道要始亂終棄嗎?”
  
  “噗~”
  
  柳如煙簡直沒見過杜盛庭這么無恥的人,這滿嘴胡言的都是什么?
  
  “笑什么?難道我說錯了?難道,你打算賴在這里,指望做人家安司令的夫人?”杜盛庭繼續無恥嘲諷她。
  
  柳如煙氣的瞬間就眼淚流了下來,“杜盛庭,你,就是個王八蛋……你給我滾……”
  
  柳如煙抓起桌上一青花瓷的花瓶就對著杜盛庭砸了過去,好在被某人穩穩接住。
  
  杜盛庭就是個賤皮子,非得氣的柳如煙撒潑,他才肯服軟,肯好好說人話。
  
  “這可是上好的宮廷寶貝,你都敢咂?你是打算拿我給人家做抵押嗎?”杜盛庭痛心疾首道。
  手機站:
黑龙江快乐十分第81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