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凡鐵化神

第三百七十五章 凡鐵化神

驟然看到自己身后多了一人藍軒宇不禁一呆,那英俊無比的面龐,藍色長發、白色西裝,無不給人眼前一亮的感覺。更重要的是那難以言喻的親切與溫暖似乎都從他的微笑中釋放,包覆著自己,有種說不出的安心。
  
  “樂叔叔。”藍軒宇一眼就認出了唐樂,盡管已經很久未見,可他又怎么可能忘得了樂公子的相貌呢?
  
  唐樂微笑點頭,抬手摸了摸藍軒宇的頭,“長大了呢。”
  
  他的手掌很溫暖,似乎有淡淡的暖意傳入藍軒宇體內,令他心中滿是溫馨。而唐樂則有是另一種感覺,他只覺得在藍軒宇身上似乎有一種讓他特別平和的感覺,平和、溫暖、放松、親切。心中有時若隱若現的一些負面情緒在這一瞬竟是完全消失了。
  
  藍軒宇興奮的道:“樂叔叔,您怎么會來了?”他永遠也忘不了當初在太空之中,眼看著唐樂徒手滅戰艦的景象。那一幕,實在是給他留下了太過深刻的印象,甚至險些讓他改變了自己的想法,不再想去學習星際指揮了呢。
  
  唐樂微笑道:“我來母星演出,無意中感覺到你的氣息,就順便來看看你。考上史萊克學院了呢,我聽說過這里,是聯邦最好的學院,你真的很棒哦。”
  
  藍軒宇面龐微紅,“哪有您幫呢?我可是看見了的,那次在太空里。您好厲害、好厲害啊!”
  
  唐樂又摸摸他的頭,道:“好好學習、好好修煉,以后你也一樣可以的。怎么?準備學習鍛造的么?”
  
  藍軒宇頓時響起剛才他說的話,“樂叔叔,您剛才說,能夠將凡鐵打造成神器,才是真正的神匠。這是什么意思啊?難道說,這普通的鐵錠也能被打造成神器不成?這怎么可能?還有,您會鍛造?”
  
  唐樂眼中閃過一絲茫然,輕輕的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鍛造,好像是會的吧。不過,我又不確定。剛剛我只是下意識的有感而發,我可以試試嗎?”
  
  藍軒宇趕忙點點頭,道:“當然可以呀。”一邊說著,他把旁邊的普通鍛造錘拿起來遞給了唐樂。
  
  這不過就是一柄鐵錘而已,可是,當唐樂將鐵錘握入自己手中的一瞬間,整個人的身體都輕微的震顫了一下。眼神之中,頓時流露出幾分奇異的光彩。
  
  好熟悉的感覺啊!那是一種身心仿佛都被喚醒了一般的感受。
  
  藍軒宇將鐵錠放在鍛造臺上的卡槽內,按動按鈕,讓它沉入其中進行煅燒。然后才扭頭看向唐樂。
  
  他驚訝的發現,唐樂站在那里,默默的看著鍛造錘,整個人身上似乎都彌漫著一種特殊的感覺。就是那普通的鍛造錘,在這一刻似乎已經徹底與他融為了一體。
  
  唐樂感受到他的注視,抬頭看向他,認真的道:“我應該是會鍛造的。至少以前的我應該是會的,我忘了許多事,可是,許多事又是我自身的本能。我來試試,如果可以的話,我應該會想起一些。”
  
  “嗯嗯,好的。您先試試。”藍軒宇也是十分好奇,樂叔叔為了自己而來的么?他能在很遠的地方感受到自己的氣息?他還會鍛造?這可真的是很好玩的事情啊!樂叔叔還專門來看自己了,他可是大明星呢,要是媽媽知道了,不知道會多開心。媽媽可是他的忠實粉絲。
  
  鐵錠的煅燒要比稀有金屬快得多,時間不長,鐵錠緩緩從鍛造臺上升起,已是被燒得通紅。
  
  唐樂眼神微臺,凝視向那鐵錠,雙眼微瞇,似乎在默默的感受著什么。
  
  金屬,被煅燒的金屬,這一切都是如此的熟悉。盡管這鐵錠之中的一切都顯得駁雜不純,乃是最普通的金屬。可是,他手握鍛造錘,面前是鍛造臺,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熟悉、太熟悉了。仿佛自己曾經無數次面對過這樣的狀態。他甚至感覺到,自己的手掌曾經在鍛造錘錘柄摩擦之下疼痛的記憶。
  
  藍軒宇略微退后了兩步,一臉好奇的看著唐樂。而就在下一刻,唐樂動了。
  
  沒有任何作勢,沉重的鍛造錘在他手中宛如一葉青草,一錘砸下,直奔鐵錠。而在這一瞬,正在認真觀察著他的藍軒宇只覺得樂叔叔好像在掄起錘子的一瞬間,整個人都變得通透了似的。
  
  是的,就是一種通透的感覺,說不清道不明,可就是那樣。
  
  “當!”
  
  鍛造錘落下,錘子與鐵錠接觸的一瞬間,藍軒宇只覺得眼前一亮。那原本被灼燒成暗紅色的鐵錠在那一瞬間突然變成了金紅色。
  
  熾熱的金紅色爆發,無數火星飛濺。那鐵錠在劇烈的震蕩中猛然回縮,變成了只有先前十分之一不到的大小。
  
  而也就在這一瞬,一道奪目光彩噴薄而出,直入空中。竟是升起有數米之高。
  
  一股歡欣雀躍的情緒瞬間重影在整個鍛造室內,迎風搖曳。
  
  那是無比歡愉的情緒,而這情緒就圍繞在唐樂身體周圍不斷的飛舞著。那鐵錠更是在微微的顫抖之中,緩緩的震蕩著,與那歡愉的情緒保持著同樣的節奏。
  
  這是什么情況?藍軒宇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他剛剛看了初級鍛造書,對于鍛造已經略有了解,可是,眼前的一幕完全是初級鍛造書之中沒有記載的啊!
  
  情緒?楊英明學長曾經說過好像,好像是鍛造到什么很高的程度,稀有金屬才會出現情緒。有了情緒,就是被賦予生命。
  
  可是,只是一錘啊!一錘下去,這普通的鐵錠,難道就已經被賦予了生命不成?
  
  藍軒宇不明白,他很不明白。可是,事實卻擺在眼前。
  
  而唐樂也只是出了這一錘,一錘之后,他默默的站在那里,看著那被自己鍛造后的鐵錠,似乎找回了什么。
  
  放下手中鍛造錘,隨手一招,那熾熱的鐵錠竟然就那么直接飛入到他手掌之中。
  
  唐樂只是捏著那鐵錠,鐵錠突然變得柔軟起來,包覆著他的手掌,散發著歡呼和雀躍。
  
  隱約之間,空中開始有低沉的雷霆轟鳴之聲。一團氣流開始在房間中盤旋。
  
  唐樂眉頭微蹙,抬手一揮,一道金光籠罩在藍軒宇身上,隔絕外界氣息。手中鐵錠甩出,化為一團金紅色。
  
  頓時,空中盤旋的氣流驟然凝滯,一聲低沉的龍吟聲響起,唐樂雙眸突然變成了金色,整個房間內,也都被掩映成了同樣的光彩。
  
  藍軒宇只覺得自己胸口處的血脈漩渦突然劇烈的波動起來,整個人都有種難以形容的悸動感受。尤其是胸口處的彩色鱗片突然變得特別灼熱,燙的他險些想要叫出聲來。
  
  就在這時,一道四色閃電突然虛空而出,落在那鐵錠之上。一道金光從鐵錠中綻放,與那四色閃電沖撞在一起,剎那間,奇異的色彩蔓延,那鐵錠的體積再次縮小了一倍之多。
  
  房間中的空氣終于變得平和了下來。鐵錠從天而落,上面的金紅色也漸漸散去,可一種難以名狀的靈性卻縈繞其上,一條小小金龍虛影漂浮而起,就那么圍繞在鐵錠周圍盤旋往復。直到它落在鍛造臺上,那金龍才悄然隱去。
黑龙江快乐十分第81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