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不打你臉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不打你臉

小說網..org,最快更新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最新章節!
  
  根本沒時間給他多想。藍軒宇下意識的覺得,自己應該拼一下。
  
  猛的深吸氣,在下墜的過程中,全身氣血逆運,一聲低沉的龍吟聲頓時從他身體之中若隱若現的散發出來。右臂上的金色鱗片迅速向下蔓延到肩膀,藍軒宇勉強掉轉身形,一拳轟出,金龍升天!
  
  當他發出這一拳的時候,腦海中下意識的回憶起了之前在太空中看到那頭金龍沖向戰艦時的一往無前。
  
  一種難以名狀的感覺瞬間傳遍全身。原本身上只是若隱若現的龍吟聲突然變得嘹亮起來,在他右拳前方,一團金芒迸射,隱現龍首模樣。
  
  那鯊魚在他身形下墜的時候本來是張著嘴準備吞噬的,但此時卻已經閉合大口,只是向他沖來。
  
  再怎么生氣,凍千秋終究也還是有分寸的,總不能要了藍軒宇的命啊!
  
  “砰!”
  
  深藍色鯊魚在和藍軒宇碰撞在一起的瞬間,氣勢受到他身上熾熱氣息的影響減弱了幾分,竟是被藍軒宇一拳砸回了水中。但藍軒宇也是被撞的飛了起來。
  
  凍千秋雙手向下壓動冰潮,借助和水面的反彈之力早已騰起在空中,追上去就是一腳踹在藍軒宇的屁股上,把他踢向岸邊。
  
  “哎呀呀,謀殺親夫啦!”藍軒宇怪叫一聲。這一腳力量雖然不小,但他的身體卻是極為堅韌,體內金銀雙色旋渦高速旋轉,就把沖入體內的冰冷勁力化解。眼看要摔到地面上,他一個魚躍前滾翻化解掉沖勢,撒腿就跑。
  
  凍千秋本來狠狠的打他兩下,再踹上一腳,這氣也就出的差不多了。可這家伙臨跑前還怪叫一聲,頓時氣得她鼻子都要歪了。
  
  他長得倒是挺好看的,可怎么就這么壞的啊!
  
  這個壞蛋!
  
  心下氣苦之極,腳尖在湖面上輕點,飛速追向藍軒宇。
  
  岸邊的學員們都已經看傻了。剛剛在湖面上藍軒宇和凍千秋這一連串的交鋒,看的他們也是目瞪口呆。
  
  無論是藍軒宇的應對還是自身的皮糙肉厚,又或是凍千秋的強勢攻擊。反正初級學院的學員們沒有人會認為他們能打得過凍千秋這姑娘。初級學院一姐,實至名歸。
  
  藍軒宇的記憶力很好,剛剛走出來的時候,他就清楚的記得所有來路,此時狂奔而去,自然是循著來路趕快向宿舍方向跑去。
  
  “你給我站住!”凍千秋戰斗力強,魂力悠長。但要論體能,她卻是不如藍軒宇的。
  
  藍軒宇的身體爆發力超強,每個學期都是十加的力量評價可不是白給的,全力以赴的奔跑也是快若奔馬。凍千秋又不是敏攻系戰魂師,想要追上他還真有些困難。她總不能真的用大威力殺傷性魂技去轟擊吧。
  
  而且這是學院,要是誤傷了別人怎么辦?先前在湖面上還好說,冰錐傷不到別人,這在學院里,隨時都有可能走出同學,被傷了就麻煩了。
  
  藍軒宇跟落湯雞似的沖進了宿舍樓,也不坐電梯,飛速延著樓梯就往上爬。
  
  凍千秋在他身后緊追不舍。眼看著就要追上了。
  
  “娜娜老師,救命啊!”藍軒宇大叫出聲。
  
  凍千秋銀牙緊咬,素手一揮,一大片冰球就像冰雹似的直奔藍軒宇方向飛射而去。
  
  藍軒宇也不阻擋,抱頭鼠竄,被冰球砸的一連串痛叫。
  
  他心中很清楚,總要讓凍千秋揍兩下,不讓她出出氣,估計這姑娘要沒完沒了。
  
  終于沖到了樓層,藍軒宇飛快的沖向娜娜的宿舍。
  
  凍千秋也追了上來。
  
  藍軒宇用力的拍門,“娜娜老師救命。”然后就雙手抱頭,直接在原地蹲了下來,一副愿打愿挨的模樣。
  
  凍千秋一閃身已經到了他近前,抬手想要凝聚冰槍,但看著藍軒宇那一臉驚恐的樣子,還有那原地抱頭的樣子,心頭一軟。總不能真的用冰槍去刺不反抗的他吧?
  
  沖上去恨恨的踹了他幾腳,“讓你瞎說,讓你瞎說。”
  
  正在這時,宿舍門開。
  
  南澄打開門,正好看到眼前這一幕,頓時目瞪口呆。
  
  凍千秋的腳還抬著,扭頭突然看到她,頓時一臉的尷尬。
  
  “你們這是……”
  
  剛剛出門時候還好好的啊!
  
  藍軒宇抬起頭,一臉委屈的看向南澄,“媽媽,她打我。”
  
  凍千秋差點氣的背過氣去,這什么人啊!要不要臉啊!幾乎是下意識的說道:“阿姨,他親我。”
  
  這話才一出口她就后悔了。俏臉頓時羞得通紅。
  
  南澄本來聽藍軒宇說凍千秋打他,再看剛剛兩人這樣子,心中是有點生氣的。自己一家原來是客,你怎么能欺負我兒子呢?當媽的哪有不站在自己兒子這邊的?
  
  可凍千秋這句話一說出來,頓時驚的南澄目瞪口呆。自己兒子親了人家姑娘?這是什么情況?他們這不是第一次見面嗎?她可不知道藍軒宇都不知召喚了凍千秋多少回了。
  
  他們有點小啊!這年紀不能談戀愛啊!可是,這小姑娘真的好漂亮,配得上我家軒宇了。她氣鼓鼓的樣子都這么好看的呢。
  
  藍軒宇和凍千秋自然不知道在這一刻南澄的心理變化。
  
  更讓藍軒宇萬萬想不到的是,南澄下一個動作是……,關門。
  
  是的,她啥也沒說,就那么默默的把門關上了、關上了……
  
  藍軒宇目瞪口呆的看著房門,再看看面前氣鼓鼓的凍千秋,這、這什么情況?那么疼愛自己的媽媽,怎么就這樣了呢?
  
  凍千秋已經回過神來,看著藍軒宇笑了笑,然后雙手相互捏了捏,指關節發出一連串的“噼啪”聲。
  
  “阿姨真好。你放心,我給阿姨面子,不打你臉!”
  
  “啊!救命啊!”
  
  房間內。
  
  南澄聽著外面兒子慘叫連連,把剛剛的事跟藍瀟說了一遍,“老公,咋辦啊?娜娜出去買東西了,也不在家的。”
  
  藍瀟老神在在的,“你兒子那臭小子那么老實的蹲在那讓人揍,顯然是占了便宜了。孩子們的事讓他們自己處理就好了。難道還真能打壞了他啊!這臭小子可以啊!比他老爹強,這才第一次見面就敢親人家。不過那小姑娘真好看,配得上我兒子。你沒聽說過嗎?打是親、罵是愛,急了一腳踹。這打一次,估計他倆說不定長大了還真有點戲呢。”
  
  好半晌,外面安靜了。
  
  凍千秋氣喘吁吁的坐在地上,惡狠狠的看著旁邊被自己狠狠揍了一頓的藍軒宇。她是打累了。
  
  自然沒有用魂力去打,但身為魂師,拳腳也還是挺重的。
  
  藍軒宇剛剛就是抱著頭,也不還手、也不抵抗。就任由她揍了一頓,態度倒是好得很。凍千秋心中的氣也就漸漸消了。
  
  可一想到這家伙不但親了自己,還在學院里壞自己的名聲,氣就不打一處來。他長得那么好看,怎么心就這么壞的呢?
  
  藍軒宇抬頭偷眼向她看去。
  
  剛剛是被打了挺久的,疼是挺疼的,可要說打傷他,卻沒啥可能。他的身體強度比普通人不知道好多少。根本就不太疼的。
黑龙江快乐十分第81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