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五十四章 別怕

第五十四章 別怕


  魂導炮的光芒飛速凝聚,目標只是那小小人兒和他身后的母親。
  藍軒宇此時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他不過是一個孩子,他才只有六歲。可面前卻是身高六米開外的巨大機甲。
  他發射出的冰錐,落在機甲表面只是帶起一片冰花,根本什么傷害都沒有。
  而南澄已經軟倒在那里,想要移動都不可能了。
  可是,他沒有后退,他就是站在那里,張開著雙臂,他的唇抿的緊緊的,他很害怕、很恐懼。可是,他要保護媽媽。
  “軒宇,快跑、快跑啊……”南澄虛弱的說道。她當然也看到了,她好恨,恨自己為什么那么無用。如果自己是戰斗人員,就算面對黑級機甲,自己也應該有周旋之力的。可是,她不行,她真的不會戰斗啊!
  看著那小小人兒,張開雙臂擋在自己身前的兒子,她的心都要裂開了。
  她現在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讓自己的兒子趕快逃跑,無論付出怎樣的代價,她都愿意。
  可是,匪徒卻不會憐憫。那幽深的魂導炮終于還是發射了。
  “轟——”一團強光驟然從炮口處亮起。那刺目的光芒,幾乎是瞬間就讓藍軒宇閉上了雙眼。
  在這一瞬,他的大腦一片空白。
  可也就在這一瞬,一個熟悉無比,更是令他安心無比的聲音突然在他腦海之中響起。
  “別怕。”
  藍軒宇愣了愣,他卻下意識的發現,自己并沒有受到任何傷害。也就在這時,他發現,周圍的一切都安靜了下來。
  抬起頭,強光依舊耀眼。可是,那暴射而來的光束卻不知道為什么,就那么停滯在了半空之中。
  哭喊聲沒有了、尖叫聲沒有了。甚至周圍所有的一切都變得安靜下來。每個人的動作也都停頓了下來。
  藍軒宇回頭看向南澄,他發現,自己的媽媽也停頓在那里,南澄眼中充滿了驚恐之色,正抬著一只手,朝著他的方向,似乎是想要拉扯著他逃離這里。
  可是,這一切在此時此刻卻都已經停滯了下來,沒有半點聲息出現。
  怎么了?這是怎么了?
  就在這時,一只纖細的手掌輕輕的撫摸在他頭上。藍軒宇猛然回身,看到的,是一張帶著黑色口罩的面龐。
  銀色發絲,在那強光照耀下熠熠生輝,她的眼神卻顯得有些冰冷。
  “娜娜老師。”藍軒宇頓時驚喜的大叫一聲,然后他的眼圈就紅了起來,他猛的投入娜娜懷中,哭著道:“他們、他們打傷了我媽媽。娜娜老師,我媽媽受傷了。”
  “軒宇不哭。沒事的。有老師在,都會沒事的。”娜娜輕輕的拍著他的背,安慰著他驚恐的心靈。
  “你很勇敢,你保護在媽媽身前,你已經是男子漢了。”娜娜輕輕的撫摸著他的背,安撫著他的心。
  而也就在這時,她隨之轉過身,看向那臺黑色機甲,還有那在空中飛行過程中停頓下來的光束。
  她的目光冰冷而沉靜,下一瞬,那臺機甲表面卻開始出現了裂痕,“叮”的一聲脆響。整臺機甲就已經為之破碎,連同里面的駕駛員,也連同那道原本要吞噬南澄、藍軒宇母子的魂導光束全部消失的一干二凈。
  “叮叮叮叮叮叮……”一聲聲脆響,就在這樣的情況下紛紛響起,一道道懸浮在半空之中的匪徒,就那么一個個爆開,一個個泯滅。
  藍軒宇聽到聲音,想要抬頭去看,卻被娜娜用手掌擋住了眼睛。她只是默默的摟著他。
  “全員撤退?”娜娜眼底再次閃過一抹冷意。一層淡銀色的光芒閃過,周圍原本的靜止消失了,一切都在剎那間恢復了正常。
  “軒宇——”南澄凄厲的呼喊聲這時才從喉中沖出。
  “媽媽!”藍軒宇大叫一聲,趕忙從娜娜懷中掙脫出來,向南澄跑了過去。
  看著跑向南澄的藍軒宇,娜娜呆了呆,眼底莫名的閃過一抹失落。
  藍軒宇一把抱住南澄,南澄嘴角處卻是鮮血流淌不停,剛剛那一錘,她著實是受了重創啊!
  娜娜緩步來到南澄身邊,蹲下身子,一只手按在她背上,輕聲道:“你很好。”
  南澄愣了愣,有點沒明白她的意思,但下一瞬,一股清涼的氣息卻已經迅速涌入全身,說不出的舒爽。傷痛竟是大大的降低了。
  一圈圈銀色光暈也隨之從娜娜身上蕩漾開來,已經死去的人沒有變化,可那些受傷的民眾們,卻在銀光的照耀下傷勢快速的恢復著。一時間,呻吟聲和痛叫聲頓時大大的減少了。而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約而同的集中在了那銀色的身影之上。
  就在剛剛,他們雖然不能移動,可是,視覺和聽覺還在,他們清楚的看到那一幕的發生。
  他們完全不清楚,這有著一頭銀發的女子究竟是怎樣的存在,而匪徒們卻如同紙糊的一般,在她面前甚至連動手的機會都沒有。
  最重要的是,他們得救了!
  南澄的情況很快穩定了下來,娜娜低頭對她說道:“傷害了軒宇的人,不能放過。現在我要讓他跟著我,才最安全。”
  “嗯、嗯嗯!”南澄連連點頭。先前發生的一切,她又何嘗沒有看到呢?身為一名魂帝,可先前娜娜所做的一切,已經完全超出了他對魂師世界的認知。
  那是怎樣的能力?能夠讓空間靜止,而且是如此的大范圍,就連能量都能為之靜止。這是何等的存在?
  她現在再沒有半分懷疑,這位娜娜老師,絕對是一位封號斗羅層次的強者啊!
  這天際大廈到底發生了什么?但不論發生什么了,軒宇跟在她身邊,一定才是最安全的。
  “軒宇,來。”娜娜向藍軒宇張開了雙臂。
  藍軒宇看向南澄,南澄趕忙道:“去吧,你跟著娜娜老師媽媽才放心,媽媽沒事的。”在這一瞬她是欣慰的,兒子先前為她所做的一切,用那稚嫩的身體擋在她身前。前一瞬她是撕心裂肺的痛,而此時此刻,卻是心在融化。他才只有六歲啊!卻已經會保護媽媽了。
  藍軒宇此時才撲入娜娜懷中,緊緊摟住娜娜的脖子,在她臉上用力的親了一口,“娜娜老師,謝謝你。”
  娜娜抱著他站了起來,“我們去對付壞人。”
  銀光一閃,她帶著藍軒宇,就那么憑空消失了。
  一道道黑色身影騰空而起,落在了天際大廈樓頂之上。一艘長達百米,寬度超過三十米,通體呈現出流線型的小型戰艦就那么靜靜的懸停在樓頂。
  接引光束照耀在樓頂地面上,那一個個身穿黑色微型機甲的匪徒沖入光束內就會被吸攝到戰艦之中。
  他們的行動非常迅速,沒有半分的停頓,就這么一會兒的工夫,絕大多數罪犯都已經進入完畢了。
黑龙江快乐十分第81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