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二十二章 藍銀反卷,凝水成冰

第二十二章 藍銀反卷,凝水成冰


  那是一種怎樣的感覺?當葉鋒的手指碰觸到那帶著銀色紋路的藍銀草一剎那,他只覺得一股發自靈魂深處的顫栗瞬間從心底出現。也就在那一瞬,他完全是下意識的,身體的應激反應,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
  八圈魂環剎那間從腳下升起,四紫、四黑。不僅如此,他整個人的身體也像是舒展開來似的,一種無比凝實、渾厚的氣息驟然迸發出來。
  鐵甲龍武魂!
  葉靈瞳的天罡龍從何變異而來?就是從父親葉鋒的鐵甲龍武魂變異的啊!葉鋒在軍中有個綽號,被稱為鐵背蒼龍。
  而在藍軒宇眼中的葉鋒,雙眸突然變成了明亮的黃色,緊接著,一股沛然不可抗衡的恐怖氣息就從葉鋒身上爆發出來了。
  僅僅是魂力的余波,就將藍軒宇退了出去。
  那恐怖的威壓,令小小的藍軒宇只覺得大腦瞬間就陷入了一片空白。
  但也就在這個時候,他的右臂突然一熱,一股暖意從右臂傳遍全身,護住他的身體。與此同時,藍軒宇左手掌心上正在釋放著的銀紋藍銀草也在瞬間出現了變化。
  那些原本從掌心處向上攀升著的藍銀草瞬間反卷,一片片草葉向下,從藍軒宇的手指開始,那纖薄的草葉迅速纏繞,一直到將他整個小臂都纏繞在其中。葉片上的銀色瞬間淹沒了藍銀草原本的藍色,那些若有若無的銀色花紋全部變得清晰起來。
  空氣中先前水旋渦形成的水元素幾乎是瞬間凝結,化為一面看上去不厚卻十分堅實的冰盾,擋在了藍軒宇面前。雖然下一瞬,冰盾就破碎了。可是,這所有的一切卻幾乎都是瞬間出現的。
  葉鋒第一時間就發現了不對,迅速散去自己的武魂。盡管他并不是直接向藍軒宇出手,可是他很清楚以自己的修為釋放出武魂在近距離產生的威懾力有多強。
  被震出去的藍軒宇貼著墻壁緩緩滑倒,了無生息。
  “爸爸,你……”葉靈瞳也同樣被嚇到了。雖然她在后面,距離又較遠。可是父親身上釋放出的恐怖威壓還是令她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但幸好是血脈同源,她受到的影響不算大。
  收回武魂的葉鋒迅速將藍軒宇抱了起來,眼中第一次流露出焦急之色。這孩子怎么承受得住啊!自己也太不小心了。這可麻煩大了。要是這孩子有個三長兩短,怎么向人家父母交代?
  藍軒宇大腦一片空白之后就陷入了昏迷。
  昏迷中,他似乎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里似乎有一個清脆的聲音出現,就像是有一次他不小心摔碎了一個碗所發出的聲音一樣。清脆的破碎聲。
  然后他就做了一個夢。在那個夢里,有一金、一銀兩道光芒在相互的糾纏、碰撞。它們似乎誰都不認輸,總想壓制過對方。可是,卻又誰都沒能成功。
  最終,一小團閃爍著九彩光暈的光團出現了。那光團分成很多個,一時之間藍軒宇有些數不清楚。但這些光團卻就是將那金色和銀色的光芒分成很多份隔絕開來。
  最后的時候,其中一個最小的彩色光團破碎了,悄無聲息的融入到它所隔絕的那一小部分銀色之中。然后那彩色又重新凝聚了一些,沒有之前多了,但卻似乎只是包覆著那片被釋放出來的銀色光芒相對的金色光芒,而那銀色光芒卻是悄然散開了。
  其他的金色和銀色光芒似乎變得有些平靜,分開在兩側,似乎都在做著自己要做的事情。
  當藍軒宇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的是一張張關切的面龐。
  足足有五個人圍在床邊,正在看著他。
  “醒了、醒了。他醒了。”有些興奮的稚嫩女聲響起,葉靈瞳蹦蹦跳跳的說道。
  “軒宇,你怎么樣?有沒有什么不舒服?”帶著哽咽的聲音,南澄一下就撲到了兒子身邊,握住他的小手。
  藍軒宇幾乎是下意識的翻身坐起來,揉了揉眼睛,“媽媽,我這是怎么了?我怎么睡著了?”
  站在床邊的除了藍瀟、南澄之外,還有葉鋒和葉靈瞳,除此之外,還有一名和葉靈瞳相貌很像的美婦。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南澄一把抱住藍軒宇,淚水一下就流淌了下來。
  站在床邊的葉鋒也是松了口氣,看向藍瀟,道:“藍兄,孩子醒過來了應該就能確定是確實沒有事了。我們到外面說兩句?”
  “嗯。”藍瀟的臉色一直都有些不好。換了誰,兒子在家被弄昏迷了,情緒也好不了。
  兩個男人來到外面的陽臺上,葉鋒沒有猶豫,立正,向藍瀟行了個軍禮,“對不起,我為我的魯莽向你們全家致歉。這件事我承擔全部責任和后果。如果未來軒宇有什么不適,我全力以赴為他治療。抱歉了。”
  藍瀟的表情有些苦澀,事情的經過先前葉鋒已經講述過了,當時南澄就要發作,被他拉住了。那不是發作的時候,先救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事實上,剛剛家里還有一個人,一個對于藍瀟和南澄來說都是大人物的存在。一位八環治療系的魂斗羅。那可是八階強者啊!
  人自然是葉鋒請來的,這位治療系魂斗羅親自為藍軒宇檢查了身體,結果是令人詫異的。這孩子完好無缺。一切指標都很正常。
  而事實現在似乎也是證明了這一點的,藍軒宇已經醒過來了,看上去也沒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謝謝您手下留情。”藍瀟如是說。
  葉鋒眉頭微蹙,“其實,我當時釋放武魂完全是應激反應。我自己都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你們兒子的藍銀草肯定是變異武魂無疑,而且,變異的應該非常厲害。靈瞳的天罡龍已經是真龍層次的武魂了。可在施展魂技攻擊他的時候,卻魂技無效。你也是研究古魂獸的。這種情況應該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武魂壓制。也就是說,藍軒宇的藍銀草武魂壓制了靈瞳的天罡龍。所以,我判斷,你兒子的武魂變異方向應該和龍有關,而且很可能是很不一般的龍。譬如光明圣龍這種頂級武魂之類。而我在接觸他武魂的時候,應該是我的鐵甲龍武魂感受到了來自于上位龍類武魂的巨大威壓,才會應激反應讓我釋放武魂出來。幸好沒有鑄成大錯。但你這兒子,未來很可能很不一般。”
  藍瀟嘴角處流露出一絲淡淡的譏諷,“藍銀草變光明圣龍嗎?你開什么玩笑?既然軒宇現在沒事兒,那我也不多留你們了。還有,以后如果葉鋒首長想要登門的話,請先聯系我們夫妻,不要趁著只有孩子一個人的時候登門,謝謝。”說完這句話,他直接就走回了房間。
黑龙江快乐十分第81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