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塵脈 > 第三十七章 年后的新征程

第三十七章 年后的新征程

    暮色很快消失,夜色來臨,雪云漸散,星光灑在洛陽城,卻更添了幾分寒意。
  
      蘇揚靜靜看著那離去的身影,沒有感覺。
  
      因為他心里有一種奇怪的感受,好像日后的某一天,他真的能夠再次見到溫老。
  
      背后響起一聲嘆息,那是魏帝在嘆氣。
  
      蘇揚微微蹙眉,他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但他并沒有多言。
  
      “你是一個很奇妙的人。”
  
      蘇揚詫異的回頭望去,不明白魏帝為何突然冒出了這么一句話。
  
      “溫老似乎很看重你。”魏帝說道。
  
      蘇揚思忖了片刻,覺得似乎的確如此。
  
      雖然他一開始并沒有那么覺得,可現在看來,溫老似乎一直在默默幫他。
  
      不管溫老的真正想法是什么,但正是因為溫老的存在,蘇揚才能夠很輕易的完成他想做的事情。
  
      “可能我真的很帥吧。”蘇揚默默說了一句。
  
      “跟朕比,你差得遠了,年輕人。”魏帝幽幽的說道。
  
      蘇揚嗤笑一聲,像是在嘲諷。
  
      “陛下,如果我真的滅了天王宗,你會怎么辦?”
  
      魏帝沉吟了片刻,道:“不怎么辦,如果你能夠滅了天王宗,那豈非證明你一個人便可以抵得過整個天王宗?那么一旦南北戰爭爆發,朕派你一個人去抵抗就好了。”
  
      “我......”蘇揚爆了很多粗話。
  
      魏帝的眸子漸冷。
  
      蘇揚不免訕笑一聲,道:“我將那些話收回。”
  
      雖是有些驚懼魏帝剛才的眼神,但蘇揚卻是心中有些沉重。
  
      這便是帝王啊,人命在他眼中也如草芥一般。
  
      天王宗或許是對抗南朝的中堅力量,可若是出現比天王宗更強的人或勢力,那么天王宗的存在便可有可無了,任其覆滅又有何妨?
  
      蘇揚離開了御書房,想要在魏帝口中探聽‘谷南山’之事,他選擇了放棄,因為他覺得依舊不是時候。
  
      他不知道這種感覺是怎么來的,他明明很迫切的想要找到‘谷南山’,這似乎與他的本意相違背。
  
      可是‘谷南山’的神秘,讓他有一種恐懼,似乎他不應該去觸及,因為一旦觸及,他可能會失去很重要的東西。
  
      也許是他已經立在了問神境界下的巔峰,從而他的思想也有了一些變化,這種變化很可怕。
  
      他像是能夠預知到一些什么,他當然明白,自己并沒有預知未來的能力,但是隨著境界的提升,他那種對危險的感知便更強烈了。
  
      這似乎更像是一種大道給他的警醒。
  
      或許等他找到‘谷南山’的時候,他會得到一些什么,但同時也會失去一些什么。
  
      這種感覺很奇怪,甚至有些壓抑。
  
      因為蘇揚不知道自己會失去什么。
  
      但一定是很重要的東西,可能比他的命還要重要。
  
      這個時候,他甚至有一些想要放棄尋找‘谷南山’的沖動,但若只是這種感覺,他似乎沒有絕對的理由去放棄。
  
      因為那會顯得很可笑。
  
      除夕夜是家人團聚的時候,所以洛陽城理所當然的會有一場盛大的廟會,以來給團聚的家人們一個更好的享受氛圍。
  
      許是有心事,蘇揚的腳步竟然沒有朝著宮門口而去,而是在下了御書房后,徑直一路直行,不知道走到了什么地方。
  
      醒過神來,詫異的打量了一眼四周,最終確定這里應該是御花園。
  
      因為這里有很多花,還有草坪,范圍很大,裝飾的也很華麗,假山、拱橋、小湖,應有盡有。
  
      這附近有很多宮女,她們列隊前行,手中都持著一些東西,可能是在準備皇室的年夜飯。
  
      而這年夜飯應該會是在御花園展開。
  
      蘇揚很想在這里蹭飯,但他的身份似乎不合適。
  
      所以找準了宮門的方向,他轉身便要離開。
  
      但是一個聲音,讓他再度止步。
  
      “弟弟!”
  
      能這般稱呼他的也就只有那元集的姨娘,韶妃娘娘了。
  
      蘇揚則顯得很郁悶,轉回身來,揖手道:“韶妃姐姐。”
  
      他算是這皇宮的常客了,所以在這里看到他,韶妃娘娘并不意外,反而很開心。
  
      與以往相比,韶妃娘娘的確改變了很多,因為她沒了厚重的心事,自然也就不會再那般盛氣凌人。
  
      元集已經離開了,那么作為‘弟弟’的蘇揚,自然就代替了元集,成為了讓韶妃心心念念的人。
  
      畢竟后宮里很冷,有一個依仗,便會很暖。
  
      姐弟倆坐在石亭中,石桌上有擺著糕點,附近有兩名宮女候著。
  
      “除夕夜本該家人團聚,元集在外的那些年,我也都是一個人度過。你也知道,后宮里面很復雜,那種家人團聚的感覺,實在很難找到。”
  
      蘇揚默默點頭,新的一年到了,他思鄉的情緒也會更重,他真的離家太久了。
  
      “我有一個妹妹叫田昕,如果姐姐覺得無聊的時候,可以找她來陪你,她很可愛。”
  
      皇宮里當然并不安全,但是韶妃娘娘先前幫助元集拉攏了很多朝中大臣,所以她在后宮的地位,有時候會比皇后娘娘還要管用。
  
      若是田昕能夠攀上韶妃娘娘這層關系,她在洛陽城也會更安全。
  
      畢竟蘇揚有很多事情要做,單靠鐘離候府一家,似乎還不足夠。
  
      皇宮里也要必須有人才行。
  
      蘇揚還是信得過韶妃的,不僅是因為她是元集的姨娘,多番接觸下,蘇揚也算能夠看清韶妃的為人。
  
      這一點眼力他還是有的,若不是百分百確定,他自然不可能讓田昕去和韶妃親近。
  
      心頭一動,蘇揚突然朝著韶妃問道:“不知姐姐可曾聽聞過谷南山?”
  
      韶妃思忖了片刻,道:“這我倒是不知,但宮里典藏很多,有一些是連天書閣都沒有的,有空的話,我倒是可以幫你查查。”
  
      “多謝姐姐。”蘇揚點點頭,如果韶妃娘娘真的能夠查到的話,他倒也不用去糾結,在什么樣適合的時候去詢問魏帝了。
  
      畢竟從魏帝口中探知,總是要冒著一些風險的。
  
      雖然那種奇怪的感覺讓他很猶豫,但尋找‘谷南山’的步伐,他也絕對不能放棄。
  
      韶妃娘娘笑了笑,道:“弟弟不必客氣,這是姐姐應該做的。”
  
      話落后,她神情略有些猶豫。
  
      蘇揚看到后,疑惑道:“姐姐可有什么話想說?”
  
      韶妃娘娘點點頭,道:“之前我便曾跟元集說過,元娣她似乎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我懷疑,當初元集初回洛陽時,便是元娣派人劫殺。”
  
      蘇揚微微蹙眉,道:“這件事情,姐姐可有證據?”
  
      韶妃娘娘搖搖頭,苦笑道:“并無什么證據,但我倒是暗中查探過一番,發現元娣公主手下似乎有著一股勢力,或者說是軍隊。當然,說軍隊有些太過夸張,但她的確暗地里有凝聚一股不小的力量。這件事情總是讓我心里不安。”
  
      蘇揚思考了一下,道:“姐姐日后還是不要再插手這件事情,因為一旦被元娣公主發現,恐怕會對你不利。不管她有什么目的,在洛陽城發生了這么多事情后,也許她很快就有行動。元集走前我便已經答應了他,關于元娣的事情我會多注意的。”
  
      韶妃娘娘欣然答應,沒有再說什么。
  
      蘇揚隨后告辭離開。
  
      他已經決定了,等年后,他便要前往天王宗。
  
      此一去,必定會有很多變故,所以他不能單槍匹馬,應該凝聚一支小隊。
  
      他是要去覆滅天王宗,而并非只是殺死某一個人。
  
      所以他的敵人是整個天王宗,其門下數千弟子,就算蘇揚再強,也不可能殺得完,他需要幫手。
  
      雖然他不至于真的殺光天王宗所有人,但至少那些長老或執事級別的人,必須殺掉。
  
      尤其是天王宗的精英弟子,這些都是后患,一旦留下禍根,日后一定會是大麻煩。
  
      這個時候,蘇揚必須心狠手辣,既然決定做了,那么就一定要把事情做絕。
  
      對敵人的心軟,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在此關鍵時刻,蘇揚不能再給自己留下更多麻煩了。
  
      拋去這些,蘇揚目前要做的,便是開開心心的過完這個年。
  
      在鐘離候府與江飛魚和徐淖、風天星等人,吃了一頓飯,便去逛了逛洛陽城廟會,然后各自休息。
  
      三天后,蘇揚離開了洛陽城,來到了渭平廬臺山。
  
      他第一個想要找的幫手,當然會是張之羽了。
  
      似這等變態的人物,若是不好好利用一番,蘇揚都覺得對不起自己。
  
      廬臺山中存在著很多異獸,絕對也可稱得上是一大險地,而在異獸活動最猖獗的地方,有一片偌大的莊園。
  
      這里的地勢形如盆地,是山區里難得一見的平坦寥闊之處。走出這片區域,往北就是隱藏著無盡兇險的異獸聚集地,往南便是渭平府城。
  
      渭平府城雖然偏僻,總不能完全與世隔絕,要想進入廬臺山,渭平府城便是必經之路,而墨星院所在,卻是異獸聚集地和渭平府城的中心要地。
  
      敢把莊園建在這里,同時也證明,其主對自己極其自信,自信到有些狂妄的地步。
  
      而正是因為有墨星院的存在,完全阻隔了異獸進入渭平腹地,從而才令得渭平安穩數百年。
  
      因為異獸若想攻入渭平殘食人類,便必須要先踏平墨星院,否則難以進襲渭平。
  
  
  手機站:
黑龙江快乐十分第81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