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塵脈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五子相斗

第一百一十四章 五子相斗

蘇銘的表情跟面癱還是有些出入的,他的眼神極為犀利,讓人望之便覺冰寒徹骨,舉手投足之際,便能清楚表達出他的意思。
  
  “林恒,我絕不會讓上等功法落入你的手中,之前的歷練行動,你我交手未分出勝負。數年光陰過去,你我修為都有增進,鹿死誰手,尚不可知。”
  
  “你還是跟之前一樣,說話這般不講情面,也罷,我對于勝負之分也極有興趣,看來我們之間免不了要斗上一斗了。”林恒撇嘴笑道。
  
  “我也覺得,是該結束這一切了。”蘇銘冷淡的聲音傳出。
  
  “哼,你好像胸有成竹。”林恒面色漸漸陰冷。
  
  就在這一剎那,其身影爆射而出,夾帶著一股烈風,一下就逼近到了蘇銘面前,速度之快,令蘇銘根本無法躲閃。
  
  蘇銘忽覺得,自己似乎與某個非人怪獸撞在一起,身子一連被沖擊的倒退好幾步。
  
  這還沒完,林恒一聲厲喝,強大的內息狂涌,導致蘇銘的身影爆飛而起,直接沖入了身后的叢林中,陣陣悶響,枯寂大樹傾倒,濃煙四起。
  
  “蘇銘師兄?!”
  
  玄真內院的一名弟子失聲驚呼。
  
  “瞎叫什么,這點攻擊怎么可能打敗蘇銘。”趙奇抱著膀子,不屑的說道。
  
  陸嫣然站在一側,皺著秀眉,她之前跟林恒交過手,知道對方的實力。而那蘇銘修為已達納界境巔峰,也不是普通角色,真不知道他二人誰更強。
  
  姜曉晚在一旁說道:“蘇銘師兄為人低調,乃是青院常玉長老最看重的弟子,自加入玄真門之后一年光陰,便獲得了年輕一輩最強五人之一的稱號。兩者站在同一地位,自然會被世人比較,也因為蘇銘師兄的性格所致,他的排名還在林恒之下,但真正打起來,還真不好說。”
  
  “也就是說,這林恒的修為也在納界境巔峰?”陸嫣然疑問道。
  
  “應該是這樣,林恒不屑于五子稱號,也一直都在隱藏自己的修為,但他速來與蘇銘師兄不對付,二者又從來沒有分出過勝負,所以修為境界應是一樣的。”姜曉晚點點頭,說道。
  
  陸嫣然再度蹙起眉頭,自己的修為在納界境上品,巔峰境界不過是進一步的提升,差距并不算太大。但自己跟他相比,似乎差距很遠,實在很難相信,他只有納界境巔峰的修為。
  
  “這個林恒還真是神秘啊”陸嫣然覺得此人必定不簡單,或許以后會成為蘇揚的障礙,她必須多留意。
  
  在他們議論的過程中,蘇銘的身影再度出現,其周身狂風大作,土石飛濺。
  
  林恒站立于其數十步之遠,靜靜的看著他,神色逐漸陰沉起來。
  
  原本一動不動的蘇銘,把眼猛然一張,寒光畢露,身子忽然無端騰空而起,脈息涌動,覆蓋全身,異彩閃爍,好像一顆耀眼的星辰。
  
  他一伸右手,五指張開,滋啦啦的一陣爆響,五個指尖上都出現了一個脈息光球。
  
  蘇銘盯著遠處的林恒,一言不發,然后,把五根手指微微一屈,再猛然一彈,五個脈息光球排成了一條直線,飛射了出去。
  
  “哼,原來是中等功法,浮光訣”林恒撇嘴冷笑一聲,身體立刻擺出架勢。
  
  “你的成名絕技,我早已領教過,別以為這對我還有用!”
  
  眼看脈息光球就要接觸而至,幾乎近在咫尺之際,林恒身影忽然閃爍,瞬間便到了別處,驚險而又輕松的避開了脈息光球的攻擊范圍。
  
  “嘭”的一聲,那一小塊地方被蘇銘的數枚脈息球炸了個大坑出來,坑內一片冰寒之氣,有些地方甚至結出了冰層。
  
  “不管你這浮光訣威力多強,打不到我,也是無用。”林恒得意的笑道。
  
  “是嗎?”蘇銘淡然的話語出口,林恒卻是突然臉色大變。
  
  只見那大坑之內,忽然又憑空飛射而出一顆脈息光球,在林恒側頭震驚的目光下,重重的砸在了他的后背之上!
  
  轟!
  
  “可惡!”林恒手往腰間一按,蒼啷一聲,寒光一閃,一把明晃晃的長刀亮了出來,毫不遲疑的一刀照著那脈息光球砍了下去。
  
  但畢竟距離太近,脈息球炸開,仍然讓得林恒受到波及,其身影爆射而出,頗為狼狽的落在了其他地方。
  
  “哼,有意思。”林恒冷靜下來后,撇眼看向一臉淡然之色的蘇銘,咬牙輕笑。
  
  “萬幽掌!”
  
  一聲呼喝,林恒身體迅速騰空,直襲蘇銘而去,后者同樣揮手,浮光訣再度啟動,脈息光球好像不要錢一般,層出不窮。
  
  嘭!嘭
  
  爆炸之音不絕于耳,兩道身影在濃霧中相互交錯,你來我往,打的不可開交。
  
  “太夸張了,這兩個家伙實力太強了!”姜曉晚大驚失色,僅是飛射而來的勁風,就讓他睜不開眼睛,若是身處其中,豈不是要暴斃而亡?
  
  然而,許是二人打斗動靜太大,此地忽然出現異變!
  
  那泉湖鼓起氣泡,逐漸沸騰,甚至卷起無數水龍,拍打在周邊的樹木上,勁道之強,竟然瞬間將攔腰粗壯的大樹打斷,若是拍在人的身上,鐵定立即命喪黃泉。
  
  山體震動,仿佛地震一般,四面八方蔓延的大裂縫再度開合,寬度增大,惹來在場人驚呼聲一片。
  
  “發生什么事情了?!”
  
  江南險些沒有站穩,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看著裂縫向外蔓延,眨眼便至腳下,惶恐之際,縱身后撤,四處躲藏。
  
  其他人也同樣如此,各自奔逃,尋找可落地之處。
  
  聲勢更加浩大,似乎有愈演愈烈之態,終于在某一刻,泉水之中,忽然卷起漩渦,散發異芒,跟著電閃雷鳴,狂風大作,天際烏黑一片,明明才是未時不到,黑暗卻已然來襲!
  
  打斗中的林恒與蘇銘,在此刻也不得不停止,紛紛側頭觀望,面上顯露驚異之色。
  
  嗷嗷!
  
  一聲龍吟虎嘯,響徹天際,震耳欲聾,嘭的一聲悶響,縱橫蔓延的大裂縫巖壁,不斷向上鼓動,好像有什么東西,直欲破土而出!
  
  便在瞬息之間,一條類似于龍的物種,從裂縫下呼嘯而出,直入天際,在烏云之中盤旋,發出一連串的咆哮之音。
黑龙江快乐十分第81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