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諸天大圣人 > 第849章 遭瘟的小偷

第849章 遭瘟的小偷


      昆侖仙山上。
  
      江缺收獲巨大,心滿意足地離開了,藥圃里的仙藥基本上被他全部盜走了,只剩下幾株。
  
      而白素貞也如愿以償地獲得一些好處,得到兩株仙藥后跳出戰圈,然后離去了。
  
      只剩下那守山仙鶴童子一個人,只是他有些目瞪口呆,有些傻眼了。
  
      藥圃里的仙藥全沒了。
  
      整個地里什么都沒有,全是光禿禿的一大片,除了白素貞拿走的兩株外,其他的并不曉得去哪了。
  
      但是看那新鮮的印子,這些仙藥都是被才盜取走的,可能就是在他與白素貞大戰中被盜的。
  
      偏偏他和白素貞誰都沒有察覺到什么,細細想來那幕后之人的修為強得太離譜,絕對很恐怖如斯。
  
      否則也不會有這般本領。
  
      以至于白素貞趁機溜走他都沒有阻止,不是不想阻止,而是他害怕了。
  
      藥圃里的仙藥全沒了,叫他如何去和自家主人交待,如何說得清楚。
  
      他甚至都不知道是誰干的。
  
      看白素貞的樣子就知道,絕對不可能是她明修棧道暗度陳倉,也絕對不是某些大能者存在。
  
      這里可是昆侖仙山。
  
      “到底是誰,到底是哪個混賬家伙干的?”仙鶴童子臉色一陣陣難看。
  
      他在四周找了找人,卻什么也沒找到,一絲一毫的痕跡都沒有,仿佛從未存在過一樣。
  
      可藥圃里的仙藥被盜走卻又是事實,滿目蒼夷的藥圃田,看得仙鶴童子臉色一陣陣的鐵青不已。
  
      “這究竟是哪個遭瘟的小偷,居然趁機把仙藥都偷光了,該死啊。”他大怒不已。
  
      可惜當事人江缺已經走遠,有預見性地提前離開了,他可不想面對那仙鶴童子的主人。
  
      雖然此刻并不知道那仙鶴童子的主人是誰。
  
      白素貞見事情不對勁,也早早地溜走了,整片藥圃田里的仙藥都被盜取得干干凈凈,這件事絕對會引起大地震的。
  
      她同樣不是傻子之輩。
  
      同樣清楚這件事帶來的影響和可怕性,只怕那位仙人知道情況后會暴跳如雷的。
  
      到時候……
  
      她可能也會遭殃。
  
      想想就覺得腦殼疼,不過那些都是后續的事情就了。
  
      此刻。
  
      仙鶴童子站在藥圃里,滿臉愁苦,“也不知道等主人他老人家看到這場面后,會怎么,訓斥于我。”
  
      他開始擔憂起來。
  
      畢竟他的職責就是看守這藥圃田的仙藥,現在仙藥也沒了,他怕是還會受到主人的責罰。
  
      一想到這個他就覺得頭疼不已,“此事已經沒有挽回的余地了,只能一老一實地說清楚。”
  
      他突然有些后悔沒有讓白素貞采摘一株仙藥而去。
  
      “如果當時我讓她采摘一株去,在我騰出手來的情況下,那幕后之人怕是也不敢盜取這仙藥,可惜了啊……”
  
      雖然已經后悔了,但現在想來是沒有任何后悔藥,望著那一片荒蕪的藥圃田,他內心毫無疑問是苦澀的。
  
      只是作俑者江缺江老魔已經離去,早就通過自身的手段回到西湖之畔,繼續過自己的地主老爺般的生活。
  
      當然了。
  
      為了磨練自己的煉丹技術,他還拿出一些仙藥繼續煉制丹藥。
  
      至于能不能煉制出來那就不好說了,畢竟江缺覺得他的主要精力不是在煉制丹藥這件事上。
  
      畢竟他也不太懂。
  
      聞道有先后,術業畢竟有專攻,煉丹不是他的專攻。
  
      三日后。
  
      昆侖仙山上。
  
      一道白光突然從天而降,落于地上迎風便化作一道人影,白發白須,一身銀白色道袍迎風獵獵翻卷起來,整個人看起來都有些仙風道骨的意味在里面。
  
      此人正是那昆侖山上的仙人,也是那仙鶴童子的主人,更是那一片藥圃田里仙藥的主人。
  
      雖然如今仙藥已經沒有了。
  
      仙鶴童子臉色難看,待看到那仙風道骨的家伙出現后,他便恭敬地道“主人,你回來了?”
  
      “嗯。”那仙人淡淡地點點頭,“最近山上可曾發生大事嗎?”
  
      仙鶴童子聞言神色一愣,不由道“回主人的話,確實有一件大事發生,而且……”
  
      “而且什么?”那仙人不由得有些好奇地詢問起來,臉色怪異,“直接說清楚,不用拐彎抹角的。”
  
      “是。”
  
      仙鶴童子點點頭,繼續說道“主人,事情是這樣的,那天我像平常一樣在藥圃田上空盤旋著,繼續在看管藥圃田,管理著里面的仙藥,但是萬萬沒想到……”
  
      緊接著,仙鶴童子就把事情一一向他那位主人說了。
  
      并且低下頭,一副任由懲罰的意思,仙鶴童子知道自己可能會受到很嚴酷的懲罰了,求饒怕是也沒用。
  
      “主人,此事都是我不好,是我沒有看管好藥圃里的仙藥,我甘愿受罰。”
  
      一大片藥圃田里的仙藥都沒了,這絕對是一件大事,至少對于仙鶴童子來說是這樣。
  
      仙風道骨的仙人“……”
  
      他突然冷著臉,便朝不遠處的藥圃田望了過去,只見那里原本長勢很好的仙藥之田,現在已經變成一片狼藉了。
  
      什么都沒再剩下。
  
      頓時不由得嘴角一陣抽搐起來,板著臉問道“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居然有人敢把他的仙藥盜竊一空,居然還盜取一空,讓他整個藥圃田里竟然什么都沒有。
  
      “主人,事情是這樣的……”
  
      緊接著。
  
      那仙鶴童子又把事情的真相一一說了出來,并且告知他這位仙人主人,自己并不知道是誰盜取的仙藥。
  
      因為他在分神和白素貞大戰,導致并沒有多余的心思去了解清楚,這一大片仙藥圃田里的藥究竟是被誰盜取走的,也都不清楚。
  
      反正現在那人肯定是已經走了。
  
      “本座養你有什么用?”那仙人突然冷冷地對仙鶴童子說道“我吩咐爾務必要看守好這里的仙藥,可你卻根本看守不好,哼!”
  
      隨著一聲冷哼響起過后,那仙鶴童子竟然直接毫無防備地就被一道恐怖的力量扇飛出去。
  
      “嗚哇!”
  
      一口老血噴出,仙鶴童子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心想“完了,主人發怒了,我死定了。”
  
      這可如何是好?
  
      在線等,好焦急啊!
  
      他也很無奈,那暗中偷竊仙藥的家伙肯定很厲害,否則也不可能在他毫無察覺的情況下,悄然地把仙藥偷走。
  
      那簡直太可怕了。
  
      想想就覺得腦門心都發寒,仿佛有冷光涌現一般。
  
      嘶……
  
      這可如何是好?
  
      還好那仙人又繼續說道“行了,這件事情本座會親自調查的,你就好好把圃田看管好,去弄些種子來栽種起來吧。”
  
      “是。”仙鶴童子聞言大喜,暗道“看來主人還是想到我的好了,大難不死必有后福啊!”
  
      他很高興!
  
      不過心里也在暗暗詛咒著,“那該死的、遭瘟的小偷,一定會不得好死的!”
  
      。
黑龙江快乐十分第81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