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之最強棄少 > 第七百七十二章:石臺之謎

第七百七十二章:石臺之謎

    劍宗的覆滅,來的是那么的突然。
  
      兩日之間,局勢天翻地覆,這個屹立于鳳棲州多年的巨頭宗門,終究是被屠刀所籠罩。
  
      很多弱小的修士,張恒不屑于去殺,或者說懶得去殺。
  
      可是八大金丹卻不同,他們深諳斬草除根的道理,凡是還滯留在劍宗方圓數十里內的修士,盡數被他們所斬殺。
  
      一時之間,哀鴻遍野,血氣沖天。
  
      張恒踏在累累尸骸之上,神色如常,這樣的景象他看得太多了,一將功成萬骨枯,哪一個絕世強者通向王座的道路,都是由白骨鋪成的。
  
      劍宗僅剩的一個金丹修士臉色灰敗,低著頭,跟在張恒的背后。
  
      剛開始,他有過后悔,聽著陣陣哭喊聲,心中更是生出悲涼和憤怒,甚至有那么一個瞬間,他想要和張恒搏命,哪怕是自己死了,也終究不愧于人。
  
      可是,當他把目光放在張恒那看似沒有任何防備的背影上的時候,心中的勇氣,卻是如同潮水一般退卻了。
  
      他便知道,自己是真的栽了,已經失去了敢戰之心。
  
      他不知道的是,其實在他生出殺心的那個瞬間,張恒是有所感覺的,若是他真的敢動,第一時間,就會被張恒給抹殺。
  
      所幸,最后他收手了。
  
      “此人心境以破,徹徹底底的失去了威脅,將來別說是與我作對,就是聽到我的名字,也會心驚膽戰……”張恒心中了然,他忽然間止住步伐,轉過身子,看著此人。
  
      “說說有關于元嬰洞府的內幕消息吧。”
  
      東州元嬰洞府開啟的日子越來越近了,天下勢力都為之側目,張恒自然不可能不做打算,畢竟,丁思凡可是親口告訴過他,在元嬰洞府內,就有一顆天地靈根,若是給玄天樹吞了,說不定就能讓其進入成長期……
  
      “是。”金丹修士身體一顫,卻是低下了頭,說道:“其實,也談不上是什么內幕……”
  
      “嗯?”張恒眉頭一挑,眼神略微不善。
  
      他身子一顫,連忙說道。
  
      “但是我敢保證,此事只有排的上檔次的各大勢力才知道,外界的普通人,應該沒有消息源。”
  
      “說吧。”張恒沉吟少許,緩緩開口。
  
      “元嬰洞府,將會在兩個月后開啟,據說,此事由飄香樓主持,如龍虎山,太虛門,天魔宗,姬家等頂尖勢力,都參與到了其中,他們甚至,已經暗自分配好了利益!”金丹修士說道。
  
      聞言,張恒卻是心中微動。
  
      “三大圣地沒有參與嗎?”
  
      元嬰洞府擺明了是機遇所在,三大圣地不參與,著實有些不合常理。
  
      他們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遇到這種機緣,就是不獨吞,也不可能放棄。
  
      “三大圣地有參與,只是卻沒有老一輩的強者進入,他們似乎與飄香樓達成了某種默契,只進入年輕一輩磨礪,尋寶,老一輩的強者袖手旁觀……”金丹修士偷偷看了看張恒的臉色,苦笑說道:“飄香樓一直以來都與三大圣地關系糾纏不清,尤其是與蓬萊,更是有過太多故事,因為某種原因,素來霸道的蓬萊,在面對飄香樓的時候,總會網開一面,退讓三分,而這一次,也不例外。”
  
      “竟有這種事情?”張恒有些驚訝,之前他只知道,飄香樓也是個頂級的勢力,由許多絕美的女子組成,名頭很大,尤其是丁思凡,更是被譽為九州第一美女,其風頭,絲毫不比圣地的圣女差。
  
      “是的,此事人人皆知,據說是三大圣地對飄香樓有愧,尤其是蓬萊。”金丹修士說道。
  
      “究竟是什么事情?”張恒來了興致。
  
      “此事是絕密,無人知曉,但是我劍宗的一冊竹簡上,卻是記載了些有關于這幾方勢力的只言片語,似乎在多年之前,飄香樓的樓主,是蓬萊圣地的高層,其地位極高,擁有著不容小覷的實力和人脈,但是不知為何,忽然間與蓬萊鬧翻,叛出了蓬萊,組建了飄香樓……”金丹修士回憶了片刻,繼續說道。
  
      “飄香樓的樓主也是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人物,但是他的實力,卻很是不俗,足足有金丹大圓滿,傳聞,她若是想要成為元嬰,輕而易舉,但是她卻壓制自身修為。”
  
      “現如今的世道,元嬰受到限制,很難出動,金丹大圓滿便是最強者,最為難得的是,飄香樓樓主身兼圣地所長,術法驚人,又招攬了不少金丹女性修士,再加上之前從蓬萊帶出的人,儼然已經是一方不容小覷的勢力了。”
  
      聞言,張恒卻是目光閃爍,他聽出了一些不同的味道。
  
      首先,三大圣地肯定不可能因為飄香樓樓主的實力,而對她禮讓三分。
  
      不過是金丹圓滿的修士,三大圣地不可能沒有。
  
      尤其是以蓬萊這種霸道做事的性格,居然也能如此,這就更難以想象了,其中,必然有更深層次的原因,比如說,飄香樓的主人手里握著蓬萊的把柄?
  
      這個可能,也是存在的。
  
      金丹修士見張恒不回答也沒有叫停,只能是繼續說道。
  
      “總之,飄香樓和三大圣地關系曖昧,誰也說不清,在很多場合,都是三大圣地禮讓飄香樓……而就在三個月之前,九州第一美女丁思凡曾經來到劍宗,給我們說出了一件隱秘之事,這其中,就包括了元嬰洞府中的利益劃分!”
  
      “利益劃分?”張恒知道重頭戲來了。
  
      “丁思凡說,元嬰洞府有著極其玄奧的大陣守護,強行破陣,基本做不到,但是兩個月后,正是洞府自行開啟的時候,到時候,洞府之外,會升起九十九座石臺,這九十九座石臺,便是進入洞府的關鍵!”金丹修士擦了把冷汗,說道:“圣地和飄香樓,四家加起來,便分去了四十八座石臺,剩下的,如姬家,太虛門,龍虎山等一流勢力,按照宗門的勢力,也可以分到三到十座石臺,而那些負有盛名的隱世修士,有的也接到了消息,準備到時候前往元嬰洞府,而我劍宗不才,也分到了兩座石臺!”
  
      “據說,這九十九座石臺的位置很有講究,越是靠前,越是兇險,也越是有機緣!”
  
      張恒點了點頭,卻是明白了規則。
  
      “這么說來,到時候定然要有一番血腥廝殺了!”
  
      修行者,這一生都貫徹了一個“爭”字,做什么都要爭,爭靈氣,爭資源,爭機緣,爭冥冥中的那一絲可能。
  
      很顯然,這九十九座石臺,定然會成為廝殺的關鍵。
  
      利益是怎么分配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實力代表一切。
  
      只要有實力,自然可以將人從石臺上趕下去!
  
      九州那么修士,總有藏龍臥虎之輩。
  
      “若是主,主人要進入洞府,到時候,務必要爭前面的石臺,丁思凡暗示我們,越是靠前,越是能撈到最大的好處。”金丹修士拱手,示意自己說完了。
  
      “劍宗分到的石臺是哪兩個?”張恒詢問。
  
      “第三十八座和第七十九座。”他的聲音略顯尷尬。
  
      劍宗素來名頭不小,但是飄香樓卻似乎對他們很了解,知道他們連后期修士都沒有,所以評估不高,最高僅僅只能分到第三十八座石臺,說出去,卻是有些讓人詬病。
  
      然而張恒卻并不是很在乎這些,他點了點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三十八座,和第七十九座,靠后了些,不適合他,但是卻可以讓其他人去……
  
      至于他么,說不得就要奪走一塊靠前的石臺了。
  
      目標自然好選,反正仇人多,隨便選一家便是。
  
      而就在這個時候,劍宗的殺聲漸止,張恒和金丹修士同時抬起頭,朝著遠方看去。
  
      二人心里都知道,一切都結束了。
  
      劍宗……
  
      覆滅!
  
  
黑龙江快乐十分第81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