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之最強棄少 > 第七百二十六章:底牌頻出

第七百二十六章:底牌頻出

看書網..LA,最快更新重生之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你們自裁吧。”張恒試過了二人成色,卻是覺得索然無味,二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要殺他們,費不了多少手腳。
  
  如今,能夠和他抗衡的,至少也得是金丹中期的絕世天才。
  
  譬如說傳聞中的蓬萊圣子,同境界早已無敵,更可以跨越境界殺人,這等人杰,或許還能讓張恒認真些。
  
  至于道玄子和姬拓,一把年紀,卻卡在金丹中期,不過是庸才罷了。
  
  若是張恒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只怕是二人要羞憤難當,他們可是金丹中期的強者,在現如今的地球,絕對算得上是一號人物了,什么時候被人稱作為庸才?
  
  事實上,不需要知道此事,他們已然是出離憤怒了。
  
  “小子,雖然你很強,但要吃下我等,也絕不是那么容易!”道玄子臉色鐵青,他抹掉嘴角的鮮血,抬手一引,體內陡然間沖出一道黑色的刀光,直沖天際。
  
  “來吧,不死不休!”
  
  姬拓眼中也露出決然之色,顯然是決定拼命了。
  
  張恒的語調輕描淡寫,說出讓二人自裁的話,在他們聽來,無疑是巨大的羞辱。
  
  本來因為挫敗而膽怯的內心,忽然間被怒火填滿了,如今仇恨既然無法抹去,那么就只能選擇不死不休了!
  
  二人心中發狠,哪怕是死,也要咬下張恒一塊肉來,絕不會讓他這么的輕松!
  
  姬拓咬牙,身子驀然一動,卻是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枚血色匕首,就在這匕首出現的瞬間,大片的血光彌漫了出來,他眼里滿是瘋狂,血色匕首劃過手腕,當即便出現了一道猙獰的傷口,血色匕首順著殷紅的鮮血,融入到了血肉之中,而那道血色光芒,則是瞬間將他整個人籠罩。
  
  “受死!”
  
  姬拓怒吼,雙手掐動印決,驀然間往前重重的一拍。
  
  頓時數個巨大的血色手印,自天空中幻化而出,帶著一股濃郁的血腥味,朝著張恒傾軋而來。
  
  而這,僅僅只是個開始。
  
  他眼中滿是癲狂,已經決定要賭上自己的性命了,張口便噴出了一口精血,這口精血的顏色,透著明顯的金光,卻是本源精血,光是他吐出的這些,就頂的上二十年苦修!
  
  然而,姬拓卻絲毫沒有心疼之色,他繼續掐動印決,口中念念有詞,一股陰森之氣,忽然間彌漫了出來。
  
  他沾滿了鮮血的手指往前一點,虛空陡然間裂開了一道縫隙,一團黑霧直接涌動了出來,將那一團本源精血吞下,與此同時,黑霧蠕動了起來,幾乎是眨眼之間,便在天空中消失。
  
  剛一消失,姬拓的身后,便出現了一個足有十五丈之高的漆黑惡鬼,惡鬼看不清面容,通體呈黑色,只有兩個如燈籠一般的眼眸,散發著幽深的光芒。
  
  惡鬼很清楚張恒是它的敵人,在現形的瞬間,便咆哮了起來,朝著張恒狂撲而來!
  
  姬拓已經拼命,道玄子也再無保留,他一咬牙,雙手掐動印決,抬手一引,朝下一斬。
  
  那黑色的長刀,陡然間綻放出驚天動地的刀光,如同高懸在空中的瀑布一般,轟然間朝著張恒力劈而來。
  
  這長刀,是道玄子意外發現的一處前輩洞府中尋來的,一直被他當做是殺手锏使用,一刀之威,哪怕是金丹后期的修士,也要小心應對。
  
  但是他用來對付只有金丹初期的張恒,卻是覺得還有不足,他思忖了一瞬,豁出去了,同樣咬破舌尖,噴出一口金色的本源精血,隨后,他直接從腰間摘下一個口袋。
  
  這枚口袋是綠色的,上面繡著密密麻麻的詭異紋路,與儲物袋卻是完全不同。
  
  “靈獸袋!”
  
  沐乾坤看到此袋,面色微微一變。
  
  靈獸袋,可以用來裝靈獸和妖獸,有的修士,豢養靈獸,收服妖獸,締結主仆契約,在關鍵時刻為自己所用。
  
  能被靈獸袋裝著的,一般都是很了不得的妖獸或靈獸。
  
  果不其然,道玄子打開袋口,一團腥臭之味,卻是狂涌而出。
  
  就看到一團綠色的霧氣噴薄,而一頭龐然大物,卻是從霧氣慢慢的飛出。
  
  看到它的人,不免都露出了震驚之色。
  
  妖氣漫天,顯然是妖獸,可是這頭妖獸,卻讓人們非常的眼熟,就是三歲的小孩,也不難認出此妖獸……它是一只蚊子!
  
  一只放大了千萬倍的蚊子!
  
  蚊子本來就猙獰,放大千萬倍,成為龐然大物后,更是顯得兇惡到了極致,尤其是它用來吸血的長長口器,更是閃爍著又有寒芒,就像是一柄長槍一般!
  
  “給我吃了他!”
  
  道玄子面目猙獰,一巴掌拍在蚊獸的腦袋上。
  
  蚊獸渾身一震,張口將本源精血吞下,一雙本就陰森的眼眸中,更是透著一股子嗜血之色。
  
  嘩啦啦!
  
  它振動雙翅,竟然卷起了一陣旋風,身形一閃,直接朝著張恒撲咬了過去。
  
  兩個金丹中期的強者,在張恒的刺激下,已經完全拼命了!
  
  而道玄子保險起見,在最后時刻,又出聲威脅了剩余的兩個金丹初期的修士。
  
  “你們二人不出手,他若是勝了,難道會放過你們嗎?難道你們還看不出來,現在是你死我活的生死大戰!”
  
  二人對視一眼,卻是露出了決然之色。
  
  兩個中期強者都豁出去了,他們自然也要舍命,不滅掉張恒,誰也沒辦法好好活!
  
  懷揣著活命的想法,二人狂吼一聲,卻也是沖了過去。
  
  看到他們接二連三的動靜,張恒卻是并沒有多少的觸動,只是他的眼眸之中,卻露出了些許欣賞之色,果然,二人還是有底牌的,如果是這種程度的話,倒是有意思多了!
  
  他腳步往前一踏,簡簡單單的一個動作,卻仿佛雷霆炸響一般。
  
  “抱山印!”
  
  張恒雙手如同懷抱大山,血氣沖霄而起,猶如噴發的火山。
  
  那被姬拓打來的數道血手印,還沒有靠近,便被這如日中天的血氣,直接就給沖散了。
  
  張恒神色冷漠,一眼掠過,眼眸之中劍光涌動,劍氣縱橫,成千上萬道劍光沖天而起,將那驚人的刀意,直接抵擋。
  
  刀意凝聚,氣勢驚人,劍氣卻是勝在數量,不斷的沖擊,最終十滴水穿,刀光消散。
  
  消散之時,距離張恒已經不足一米,然而張恒卻是神色如常,就好像一切都在他的計算之中。
  
  “去!”
  
  他直接將殺戮之矛拋出,這柄血色長矛,陡然間爆發出噼啪的雷光,在高空中與黑色長刀碰撞,發出清脆的金鐵交鳴聲。
  
  整個天地,也隨之一震!
  
  但是下一刻,黑色長刀便萎靡了下來,血衣童子獰笑,伸出小手,將其攥住。
  
  長刀的器靈為一頭黑色的巨蟒,翻騰不休,想要掙扎,卻被血衣童子一口吞掉!
  
  然而下一個瞬間,真正的殺招來臨了。
  
  猙獰的惡鬼怒吼,巨大的手掌朝著張恒拍來。
  
  張恒冷笑一聲,手掌一翻,百萬魂幡出現在掌中。
  
  就在百萬魂幡出現的剎那,惡鬼便露出了驚懼之色,就好像突然間遇到了天敵一般!
  
  “給我收!”
  
  張恒揮動魂幡,百萬陰魂浮現,陰森之氣將這一方天地都變成了鬼蜮,惡鬼就好像是遇到了命中的克星一般,居然被百萬魂幡硬生生的拉入其中。
  
  不多時,便神情渙散,失去了神智。
  
  而最后剩下的,只有蚊獸了。
  
  它的眼神兇惡,作為上古蚊獸的后代,它嗜血,殘忍,無情。
  
  可是當張恒同樣冷漠的眼神掃來的時候,這頭蚊獸,卻是渾身一震,妖獸,本來就對危險很敏感,這一刻,它突然間感覺到了巨大的危險!
  
  這種危險,就像是幼年時期被天敵盯上了似得,足以讓它萬劫不復!
黑龙江快乐十分第81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