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之最強棄少 > 第三百三十九章:四象拳

第三百三十九章:四象拳

陳定遠當然有足夠的底氣說這番話,哪怕他真的不是張恒的對手,以他的江湖地位和拳宗的威名,又有誰敢對他下死手呢?
  
  天下武者出拳宗,這句話天下人人皆知。
  
  可惜,張恒卻是個例外。
  
  就算他知道,也不見得會在拳宗這塊招牌下讓道,他已經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陳定遠,可惜他冥頑不靈,那么就怪不得他心狠手辣了。
  
  單以武道而言,陳定遠的確是張恒遭遇過的最大對手,他腳下畫圓,雙手打太極,一股玄奧的氣息從他身上凝聚,這便是他對于武道理解到一定境界才會出現的狀況。
  
  “太極生兩儀!”
  
  陳定遠深吸口氣,袖袍無風鼓起,長須飄飄,剎那間仙風道骨,猶如真仙降世。
  
  他踱步上前,一拳打出。
  
  初初看時,這一拳綿軟無力,動作緩慢,根本形不成危險,沒過多久,仿佛出現了幻覺,拳速陡然間變得極快,勢如奔馬,猛如驚雷,眨眼跨越漫長距離,帶著一股無法匹敵的氣勢,重重的轟向張恒。
  
  “咔咔咔!”
  
  那些地面上的石板碎片懸空而起,畫面似乎靜止,停止在石板漂浮的時候,隨著陳定遠的拳頭,猛地碎裂開來,融入到拳勁之中,化作千萬道利劍向著張恒攢射!
  
  “他已經摸到了天人合一的門檻?”張恒心中微微有些驚訝。
  
  武圣想要成為武神,最關鍵的一步就是天人合一,這是一種境界。
  
  只有達到天人合一,物我兩忘的境界,才有可能踏上武道巔峰,成為高高在上的武神。
  
  而陳定遠,卻已經距離不遠了,他似乎觸摸到了天人合一的門檻,竟然可以短暫的改變一方天地,比如說空間,比如說時間。
  
  這是現在的張恒,都無法做到的事情。
  
  但可惜,別說他只是摸到了門檻,就算是真的成為了武神,那又如何呢?
  
  武者的力量,終究是要比修行者低一層的,并且會隨著修為的提升,將這個差距不斷的拉大。
  
  量變引起質變,而陳定遠的力量,終究還是武圣的層次,并沒有達到質變的條件,所以張恒絲毫不懼,眼中迸出精光,并指為劍,自左往右斜斜斬過!
  
  “斬!”
  
  劍光呈扇形爆射而出,鋪天蓋地,璀璨的光芒刺目無比,似乎能夠將整個天地劈成兩截!
  
  轟隆!
  
  劍氣與拳勁的碰撞,再次引起了整個陸家的震動。
  
  “不好,要塌了!”
  
  躲在大堂里瑟瑟發抖的陸家眾人,仰頭看去,卻是不斷有泥土滴落,整個大堂都搖搖欲墜,房梁出現了多處裂痕。
  
  武宗以上的,臉色大變,直接飛身而出,躲過劫難。
  
  而剩下許多反應比較慢,實力不足的,卻是直接被坍塌的房屋淹沒,不住的發出慘叫聲。
  
  “救命啊!”
  
  “公子,救救我們!”
  
  “長老救命啊!”
  
  很多人半截身子被壓住,凄慘無比,不住的發出求救聲。
  
  但陸家高層,卻是充耳不聞,大難臨頭各自飛,如今他們自身難保,又哪有時間去保護他們呢?
  
  所有人的眼睛,都死死盯著空中的大戰。
  
  眨眼之間,張恒與陳定遠已經交手了幾十回合。
  
  二人拳掌交錯,恐怖的氣勁在陸家不斷的涌動,凡是被碰觸到的,盡數化作碎片,一些想要趁機逃命的陸家人,也都打消了念頭,因為到處都是可怕的氣勁,隨便動彈,則有性命之危!
  
  “小子,你實在不像是這個年紀的人,這么年輕,卻又這么強大,縱觀華夏歷史,都只不過有你一人罷了!”陳定遠微微喘息,眼中滿是驚嘆之色。
  
  “你怕了嗎?”張恒踏空而立,淡淡說道:“可惜已經晚了,現在你就算想走,也已經來不及了!”
  
  “怕?”陳定遠仰天大笑,胸中怒意上涌:“老夫豈會懼怕你個黃口孺子,你不是自信狂妄嗎?若是能接下我這一拳,今日老夫就對你心服口服!”
  
  “兩儀生四象!”
  
  陳定遠腮幫子高高鼓起,整個人就像是膨脹了一般,一舉一動之間,都充斥著剛柔之氣。
  
  忽然之間,他的拳風陡然變得熾烈起來,速度也是越來越快,四象虛影在其身后凝聚,最后融入拳法之中。
  
  “我這四象拳,脫胎于太極,卻又不完全是太極,是拳宗武神文不歸所創,這是真正的武神拳法,我看你如何能夠接下?”陳定遠傲然說道。
  
  話音剛落,便一拳打出。
  
  拳風如龍,化作一道貫穿天地的白色長虹,順著他的身子環繞一拳后,朝著張恒勁射而去。
  
  打出這一拳后,陳定遠臉色蒼白,顯然是已經耗盡了他的元氣,不過他滿面自信,背負雙手,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這是他所能打出的最強一拳,也是他頭一次在戰斗之中使用,如果這都不能將張恒擊殺,那么他也沒有任何辦法了!
  
  不過,他并不覺得有這個可能。
  
  “宗主將四象拳傳給我,就是希望我能夠通過研究此拳,找尋自己的道,踏入武神境界,可惜啊,我感悟了數年,終究還是有一層窗戶紙沒有捅破,不然若是我能成為武神,今日殺他如殺雞!”陳定遠嘆息,目光看向張恒。
  
  不出意外的話,他應該必死無疑了吧。
  
  “四象拳?”
  
  張恒懸空而立,嘴角露出一抹不屑之色。
  
  這個拳法雖然給他帶來了一定威脅,但是仍然不被他看在眼里,四象拳畢竟是別人的感悟,陳定遠拿過來用可以,但是威力卻是要大打折扣的。
  
  看似氣勢強大,實際上在張恒眼中,卻是繡花枕頭。
  
  他甚至沒有過多的動作,就這么巋然屹立在原地。
  
  轟!
  
  恐怖的拳勁將張恒直接轟飛出去,可是他只不過倒退了數十步,就穩住了身形,一副沒有任何問題的模樣。
  
  “怎么會!”
  
  陳定遠大驚失色,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
  
  張恒竟然僅憑著肉身,就接下了四象拳?
  
  這可是他最強殺招啊!
  
  “之前不殺你,只是為了讓你一展所長,我想要看看你的底線究竟在哪里,如今你使用別人的招式,就說明你已經黔驢技窮了,我自然沒有和你玩下去的必要了。”張恒淡淡說道。
  
  其實,他也不是沒有受傷,但是有玄天樹在,這點傷勢,很快就修復了。
  
  “你,你……”陳定遠臉色大變,看著張恒的眼神里滿是驚恐之色。
  
  而就在這個時候,張恒卻是身形撒謊說能活,直接到達他的跟前,一掌拍了過來。
  
  “你真要殺我?”
  
  “你難道不怕拳宗報復嗎!?”
  
  陳定遠大吼。
  
  “我給過你機會!”張恒冷笑一聲,一掌拍下。
  
  陳定遠亡魂皆冒,就要躲避,可惜,如今元氣大損的他,卻是行為遲緩,半截身子好不容易躲過手掌籠罩范圍,可是另外半截,卻是直接暴露在危險之下。
  
  啪!
  
  他自腰部以下,直接被張恒拍成肉醬!
  
  剩下的半截身子飛出十幾米,劇烈的痛苦讓陳定遠連聲嘶吼。
  
  “你完了,你肯定完了,你今日殺我,宗主不會放過你!”
  
  “你話太多了。”張恒露出漠然之色,上前一腳將他踩死。
  
  這一幕,讓陸家眾人窒息。
  
  “陳大師死了!”
  
  “縱橫鳳棲州的老牌武圣,拳宗執事,竟然死在他的手上!”
  
  “他難道不怕文不歸的報復嗎?”
  
  “完了完了,今日我陸家必死無疑!”
  
  陸家眾人一片嘩然,許多人一屁股坐倒在地,露出了絕望之色。
  
  而一路如狗一樣被牽著過來的陸震北,唯一的希望也被澆滅,他本以為,有陳定遠在,或許能保住陸家……
  
  可誰能想到,張恒竟然如此兇狠!
  
  拳宗的人,說殺就殺,這樣的煞星,陸家為什么偏偏要去得罪呢?
  
  “我們是時候算算賬了。”張恒一臉玩味,目光掃視眾人。
  
  :。:
黑龙江快乐十分第81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