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之最強棄少 > 第一百五十五章:讓你下雨了么

第一百五十五章:讓你下雨了么

    凌晨四點,洛依然就敲醒了張恒的房門。
  
      “這個時候就要出發?”張恒打開門,問道。
  
      “我也不太清楚,我爸一邊說日出之時登船,一邊又讓我四點半之前在海邊等著。”洛依然抱著胳膊,有些納悶:“我問他原因,他也不肯告訴我,只是說我到時候就知道了,真是奇怪。”
  
      “無所謂,去早一點,總沒有壞處。”張恒淡淡說道。
  
      “你是無所謂啊,我可咋辦,昨天好晚才睡,困死了。”洛依然眼中有些不忿。
  
      “睡那么晚干什么?”張恒詫異。
  
      “還不是怪你!”洛依然氣呼呼的說道。
  
      “關我什么事?”張恒昨天進入修煉狀態后,就封閉了神念,自然不知道門外發生了什么事情。
  
      事實上,這事還真要賴張恒。
  
      一閉上眼睛,洛依然腦海中就浮現出張云璐衣衫不整的站在他門口的情景。
  
      很顯然,她是剛剛從里頭走出來的。
  
      那么她究竟做了什么呢?
  
      這孤男寡女的,怎么想,都不可能干好事啊!
  
      一往這方面想,洛依然就睡不著覺了。
  
      她倒是不覺得張恒和女明星發生關系有什么問題,而是純粹的不服氣。
  
      她自認為,張云璐也不比她多什么優勢啊,為什么就能搶占先機呢?
  
      難不成張恒還真喜歡女明星這種特殊身份?
  
      總之,這些亂七八糟的問題,在她的腦海中不斷的涌現,前一個還沒有想明白,馬上又出現許多新的。
  
      女人啊,一旦開始胡思亂想,那是怎么都拉不住的。
  
      這些念頭,她當然不會告訴張恒。
  
      “反正就怪你。”洛依然也學會不講理了。
  
      張恒一怔,卻是無奈的笑了笑。
  
      他揮了揮手,隨手一道咒印打上去,洛依然瞬間渾身清涼,疲憊徹底消散,整個人都變得精神抖擻了。
  
      “這是”她眼中異彩連連。
  
      “不入流的小技巧罷了。”張恒關上門,朝著電梯走去。
  
      “你這個不入流的小技巧,如果傳揚出去,只怕是會制造出一個億萬富翁哦”洛依然苦笑一聲,跟緊了他的步伐。
  
      二人沒吃東西,直接就到了海邊。
  
      地點,是早就定好的,這不會有什么差錯。
  
      “你看那邊!”洛依然指著前方,眼中滿是驚嘆。
  
      張恒抬眼去看,眉梢卻是一挑。
  
      “挪移陣!”
  
      前方,站著幾個穿著唐裝的中年人。
  
      他們微微瞇著眼,身上自然有一股出塵之氣。
  
      就在他們身子背后,一道彩虹浮現,宛如門戶一般。
  
      不斷有人過來,恭敬的沖著他們行禮,然后取出一枚白色的石板,彩虹放出星星點點的光華,凝聚成一道五顏六色的光門。
  
      人們走了進去,立即消失不見。
  
      “玫瑰公主號,果然沒有讓我失望!”張恒眼前放出亮光。
  
      挪移陣法,只有金丹期修士才能煉制。
  
      煉制好后,只有筑基期修士才能將其發動。
  
      這里的挪移陣明顯是個小挪移陣,最多挪移個兩三千米的樣子,但也代表著,這是金丹修士的手筆。
  
      領頭的唐裝中年人,正是筑基初期的修為,他發動了挪移陣,將富豪們送到真正的登船點。
  
      僅憑這一手,張恒就相信,船上一定有他需要的東西!
  
      “走,我們也過去!”洛依然看到這一幕,立即恭敬了起來。
  
      她拉著張恒靠近,小心翼翼的掏出石板。
  
      中年人只是淡淡的瞥了二人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和其他人一樣,石板是真的,于是觸發了光門,二人走入其中,眼前畫面扭轉,一眨眼,就到了另一處偏僻的海灘。
  
      沒人說得清這是哪里,背后靠著斷崖和礁石,而眼前,則是一望無際的大海。
  
      洛依然還在看周圍的情況,而張恒,卻已經皺緊了眉頭。
  
      他仰望天空,發現天氣并不好,眼看著要下雨了。
  
      烏云密布,朝陽很難看得見,如果沒有日出,還會開船嗎?
  
      “太神奇了,我怎么會直接出現在這里啊?”
  
      “我的手機沒辦法定位了,拍照也不行,我靠,本來還想留紀念,發個朋友圈什么的呢!”
  
      “蠢貨,一看你就是第一次來,發朋友圈?拍照?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
  
      聽著耳邊的聲音,一個大腹便便的胖子露出不屑之色。
  
      “你這人說話咋這么難聽?”剛剛說要發朋友圈的人皺眉,滿臉不爽。
  
      都是富豪,誰服誰啊,被人這么一嘲諷,可就丟了面子。
  
      “說你是蠢貨你還不愛聽,我告訴你,如果你真拍照了,那么你會直接被踢出局,你懂嗎?”胖子冷冷說道。
  
      “啊?”這人臉色一變,半信半疑:“真的假的。”
  
      “我是第二次來這里,第一次的時候,有個傻子隨身攜帶了個針孔**,結果,呵呵”胖子陰笑了兩聲:“我再也沒有見過他。”
  
      一句話,卻是讓不少人都僵住了。
  
      “你,你是石峰石老板?”忽然間,有人認出了胖子的身份,大聲叫道。
  
      “石峰?那個最大的水產大王?”
  
      立即有許多人對他肅然起敬。
  
      這年頭,什么行業最賺錢?
  
      什么行業都賺錢!
  
      前提是,得要壟斷!
  
      而石峰,就壟斷了禾城的水產行業,不僅如此,生意還輻射到周邊的城市,基本上占據了市場百分之八十的份額。
  
      所以怎么可能不賺錢?
  
      方才被石峰嗆聲的人不說話了,他可得罪不起石老板。
  
      “我們都是第一回來的,石老板您說說唄,這里都有啥規矩?”
  
      有人陪著笑臉詢問。
  
      “其實沒有什么規矩,只要每個人安分守己,就不會出事。”石峰淡淡說道:“你們大多數人本來都沒有資格登船,今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發了這么多請帖。”
  
      “既然來了,我給你們一句忠告,上去好少說話,低調為好,船上的好東西很多,但是以你們的身家,只怕是喝湯都夠嗆!”
  
      “所以,就抱著見見世面的態度,是最合適的。”
  
      聞言,馬上有人不忿了。
  
      “不可能吧,我可是準備了全部身家來這里的,我就不信我什么東西都買不起!”
  
      “你有我有錢嗎?”石峰自嘲一笑:“我何嘗不是帶了全部身家,可是,上一次,我就什么東西都沒有買下!”
  
      “怎么可能?”很多人都驚呆了。
  
      “這就是玫瑰公主號的厲害之處,真正的拍賣會,都在船艙內部,只有大佬,才能進入其中,那里頭交易的東西,才是真正的寶貝!”
  
      石峰嘆息一聲,說道。
  
      “以我的身份,也只能勉強進去罷了,可不管是什么東西,成交價格都在我的能力范圍之外。”
  
      “于是,我只能在外面的甲板上,隨便買了幾樣東西。”
  
      “雖然說,也都是難得一見的寶物,可是見了船艙里的好東西,甲板上的貨色,我又怎么能看上眼呢?”
  
      許多人都沉默了,石峰沒有必要說謊話,一時之間,他們的喜悅之情,也都被澆滅了一般。
  
      “什么樣的人才能買得起里面的寶貝啊。”
  
      “只有真正的大佬才行。”石峰話音未落,忽然間一群一群的人憑空出現。
  
      每出現一群人,就要引起人群的一陣驚呼。
  
      “禾城陸家!”
  
      “三山市陳家!”
  
      “連鳳鳴山的周大師都來了!”
  
      越來越多的人出現,漸漸的,所有人的神色都凝重了起來。
  
      這些人的身份,壓的他們喘不過氣來。
  
      而大佬們,也沒有交談的意思,一個個當仁不讓的站在海灘最前沿。
  
      “這也太厲害了吧,真正的大場面啊”
  
      洛依然吞了吞口水。
  
      張恒沒有回應,他的目光看向海面,嘴角流露出一抹笑容。
  
      來了!
  
      剎那間,毫無征兆的,一座萬噸巨輪,忽然間從海水之中,直接冒了出來!
  
      鮮明的旗幟,巍峨如山般的船體,明亮的甲板龐然大物,就這么如同怪獸一般,從水中鉆了出來!
  
      除卻有過經驗的人之外,許多新來的,都嚇得坐倒在地上。
  
      “我的天!”
  
      “這也太牛了吧!”
  
      他們瞠目結舌,仿佛置身于神話世界。
  
      大佬們,則淡定多了,只是他們眼中,依然有激動之色。
  
      只是,天公不作美,忽然間下起了小雨。
  
      陰云密布,天氣本就不好。
  
      “日出才會開船,這可怎么辦?”有大佬擔憂。
  
      陰云遮蔽太陽,短時間內不會消散。
  
      然而就在這時,巨輪之中,忽然間傳出一個威嚴的聲音。
  
      “讓你下雨了么?”
黑龙江快乐十分第81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