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從仙俠世界歸來 > 第1831章 歸零之毒

第1831章 歸零之毒

最終魔刀在蕭凡體內隱去之后,四周就只剩下蕭凡和明夜雪兩人了,明夜雪自然對于空幻晴的身體毫無任何興趣,依舊伏在蕭凡胸膛,在沉睡當中。
  
  而蕭凡又抬手,隨手布置下了一個陣法,徹底隔絕整個院落與外界的所有聯系,保證四下絕對無其他任何人的存在。
  
  做完了這一切之后,空幻晴就終于顫抖著身體,開始一點一點的解開自己的衣衫,整個人的頭顱低的深深的,不敢看蕭凡一眼。
  
  過了一刻鐘之后!
  
  空幻晴終于將所有的衣服脫光,然后整個人緊緊的閉著眼睛,身體顫抖一片的站在了蕭凡面前。
  
  而呈現在蕭凡面前的是一具近乎完美無瑕的身體,光潔如玉,膚若凝脂,在月色之下閃爍著淡淡的晶瑩之輝,猶若上天的造物一般,令人是只能驚嘆。
  
  空幻晴,不愧是幽域年輕一代最美麗的女子,甚至單論容顏來說,還在靈落神女,紫如煙之上,此刻,正是最好的體現。
  
  不過對于此,蕭凡卻是目光平靜一片,毫無任何波瀾之色,就仿佛空幻晴的身體對他沒有半分吸引力一般,無法勾起他的半分興趣。
  
  然后,只見他屈指一彈,一朵暗焰頓時就從他的指尖射出,然后一下子沒入空幻晴的小腹之中,隨之開始在空幻晴全身當中游走,尋找存在于空幻晴身體當中的死劫之毒。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
  
  蕭凡尋找的很仔細,空幻晴身體當中的每一寸角落都沒有放過,而空幻晴光著身軀站在那里,呼吸急促,全身泛紅,幾乎都快站不穩了。
  
  而足足尋找了快半個時辰的時間!
  
  “找到了!”蕭凡終于突然眉頭一展,點頭說道,然后通過暗焰和神識是鎖定了空幻晴的脊椎骨之上。
  
  死劫之毒,正躲藏于空幻晴,以及所有空族之人的脊椎骨當中,然后通過代代遺傳,最終殺死無數的空族之人,做到將空族徹底滅族的目的。
  
  “是什么毒?”最終魔刀雖然無法看到外界,但卻可以聽蕭凡說,此刻聽到蕭凡說找到死劫之毒了,它頓時開口,追問而道。
  
  但對于最終魔刀的追問,蕭凡卻并沒有馬上回答,而是盯著空幻晴體內的死劫之毒,若有所思。
  
  空幻晴體內的死劫之毒,蕭凡認識,叫歸零!
  
  歸零之毒嚴格說來,并非是什么無可救治的奇毒和連毒性,毒理都很難弄清楚的難毒,恰恰相反,歸零之毒屬于簡單之毒,莫說蕭凡可以解這種毒,世界上八成以上的煉丹師都可以解歸零之毒。
  
  而歸零之毒,也被寫入煉丹師的一些基本必學書籍當中,其解毒之法,連書上都有,不說簡單的不能再簡單,但也相差無幾。
  
  但是!
  
  空幻晴體內的歸零之毒卻是有些特別,雖然本質上依然是歸零之毒,但是它的毒性,毒理卻是在不斷的自動變化著,每一分,每一秒的毒性,毒理都在改變,連預測都是無法預測。
  
  所以,這也就導致,它雖然看起來簡單,卻相當難以祛除。
  
  因為你下藥的時候或許是一種毒性,毒理,當你的藥進入體內,開始清除歸零之毒的時候,歸零之毒的毒性毒理已經徹底改變,你的藥也就早失去了作用。
  
  空族努力了不知道多少年都是無果,足以說明當中的驚人效果。
  
  “能夠自動改變自身毒性,毒理的歸零之毒?”對于這個結果,最終魔刀頓時也是愕然,驚異開口,顯然它也是從未聽說過在中央帝界常見的歸零之毒居然還有這種詭異莫測的變化。
  
  “有點麻煩!”蕭凡點頭說道。
  
  “確實棘手!”最終魔刀也是開口,蹙眉說道,“當年的那位存在,不愧是所有玩毒煉丹師的祖師爺,一個簡單至極的歸零之毒,居然能被他玩出聞所未聞的變化!”
  
  “哪怕放到現在,除了天帝之外,在毒這一領域,怕是無人能夠超越他,甚至連找到能夠和他并肩的人都沒有幾個!”
  
  “不錯,我也不行!”蕭凡點頭說道,神色坦然,“玩毒,我和他不是一個級別!”
  
  “但不得不說,玩毒的人心性都有些異于常人!”最終魔刀又是搖頭說道,“因為當年的那位存在特意用歸零之毒來滅絕整個空族,也是有原因的!”
  
  “歸零之毒,看似明明很好解開,實際上卻就是解不開!”
  
  “此等當于給空族一個充滿誘惑的巨大希望,但卻在希望的盡頭,又布置了一個充滿絕望的斷崖!”
  
  “空族無數次努力,無數次嘗試,眼看著即將成功,全族歡慶,卻終究失敗,縷縷從希望變為絕望!”
  
  “活下來的空族之人也只能是一直活在恐懼當中,終日惶惶!”
  
  “這,相當于另外一種心理上的折磨!”
  
  “都說當年的那位存在心眼極小,睚眥必報,現在一看,是果不其然!”
  
  “玩毒,我雖然不如他,甚至可以說,差的很遠,但是世間解毒之法,殊途同歸,莫不是那幾道!”蕭凡沒有接最終魔刀的話,而是平靜說道,“而破壞,也永遠比創造要簡單!”
  
  “所以,此毒肯定可解,但就是需要時間去實驗了!”
  
  “嗯!”最終魔刀點頭,然后就不再說話,在蕭凡體內重新隱去,等候蕭凡出手,開始在空幻晴身上實驗,尋找解毒之法。
  
  蕭凡也同樣不再說話,沉下眸子,凝望著空幻晴的身軀,神識和暗焰同時開始在空幻晴體內游走,進行解毒實驗。
  
  而不讓空幻晴穿衣服的目的,也在于解毒實驗本身。
  
  因為中央帝界的很多毒,都是‘活’的!
  
  歸零之毒亦是在其列,也屬于活毒之列。
  
  如果被實驗者身上有衣服的話,其部分歸零之毒被從身體上的汗毛孔當中所被逼迫出來之后,相遇到身上所穿的衣服,可能會導致新的,不可預知的致命變化。
  
  到時候,歸零之毒自身改變,重新縮回體內,那解毒工作就要重頭再來,無比復雜,更加棘手。
  
  但只要最終找到真正的解毒之法,毒藥在體內就會自我分解,藥到病除,自然就不用說還需要不穿衣服了。
  
  就在蕭凡在空幻晴身上進行解毒實驗,嘗試著開始解除空族萬年死劫的時候,玉空城的城主府當中,空凌峰等所有空族高層全部到齊,連夜進行全族議會。
  
  而空山,則是孤零零的一人坐在大殿當中,只身面對空凌峰等所有空族高層之人,宛若被審判。
  
  “空山,炎族之地當中究竟發生了什么?”一個和空山關系還算不錯的空族長老,此時深深的看著大殿正中央的空山,開口說道。
  
  但面對自己這位老友的詢問,空山卻是抬起頭看向他,眸子當中唯有濃濃的苦笑之色,整個人是無言以對。
  
  炎族當中所發生的事情,在沒得到蕭凡的明確發話之前,他不敢說,是真的不敢說。
  
  因為他畢竟不了解蕭凡,不知道蕭凡究竟是一個怎樣的脾氣,并且尤其是在見識到蕭凡在炎族之地滅殺四方的駭人之景,直覺讓他認為,蕭凡不是一個好相處的人,幾若嗜血,猙獰,殘暴的可怖暴君!
  
  所以此刻,他心頭是無比擔憂,怕自己說了,會觸怒到暴君一樣的蕭凡,然后給自己,給整個空族迎來滅頂之災。
  
  現在,也只能是沉默不語。
  
  “空山,如果你堅持不說的話,我現在有權可以依照族規,懲戒于你!”空凌峰開口,看著空山,神色漠然的說道。
  
  “關于炎族之地的事情,我無法說太多,因為我怕我說出了有些地方,可能會給我空族招來大難!”空山掙扎了片刻之后,終于開口,然后垂下眼眸說道。
  
  “為什么?”一個空族長老追問而道。
  
  “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空山搖頭說道。
  
  “空山,我看你是別有用心...!”一個和空山向來就不對路的空族長老此時臉色一沉,當即開口,冷喝而道。
  
  “空山,就說你能說的!”空凌峰身邊,一個一身紫袍的空族老者開口,打斷了這個和空山不對路的空族長老話語,然后凝聲說道,態度平和。
  
  空族雖然是空凌峰的一言堂,但是在空族當中,除了空凌峰之外,還有兩三位坐鎮高手,雖然不如空凌峰,但也不會弱太多。
  
  他們,在空族當中同樣有極大的話語權,沒人敢不聽。
  
  而這個紫袍空族老者,正是這樣的人之一。
  
  他是空山的長輩,算是看著空山長大的,和空山感情深厚,而此刻看到空山被針對,他當即開口,有意為空山開脫。
  
  “炎族之地全境死滅,白骨遍地,無一人存活,是炎族所做下的!”空山開口,聲音突然變得沙啞無比,一字一頓,聲音很緩慢的說道。
  
  “是炎族,做下了此事?”聽到空山的話,頓時之間,整個大殿當中就是為之一靜,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覷,然后神色駭然一片,被這個消息所徹底驚到。
黑龙江快乐十分第81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