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從仙俠世界歸來 > 第1147章 道心破裂,兇相畢露

第1147章 道心破裂,兇相畢露


  “你不行!”
  
  蕭凡的這句話,非常平淡,也非常自然,但在楊旭聽來卻猶如萬劍穿心一般,讓他整個人都直欲被無形撕裂而掉。
  
  艱難的單膝跪在在青湖的湖水當中,周圍的湖水自動避開,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楊旭身體止不住的顫抖,七竅之中都在不斷的流血,將身邊的大片湖水都染紅了。
  
  “何必呢?”遠遠的望著楊旭,玄羅喝了一口酒,然后搖搖頭,懶洋洋的自語說道,“找誰不好非要找上他,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苦頭吃么?”
  
  “本來也算是一個前途無量的不錯小伙子,這下好了,算是徹底廢了,真是造孽啊!”
  
  “我,不,服!”楊旭此時一點一點的站了起來,身后的實質化的金色龍影是緩緩的沒入了他的身體之中,讓他的皮膚都是鱗化,變成璀璨的金色,然后他開口,一字一頓,聲音低沉無比的說道。
  
  “你有三大缺點,第一,名利心太重,這個就不談了,已經說過了,第二,太過于冒進,忽視了基礎,如今你雖然境界不低,但根基不過如此罷了,第三,你太自以為是了,好好的功法,你偏要妄自改動,以為自己可以超越前人,但殊不知,已經走入了修煉歧途!”蕭凡開口,望著楊旭平淡點評說道。
  
  “殺!”
  
  蕭凡的話,如同一針針重重的刺在楊旭的心臟之上一般,讓他的心在不斷滴血,然后等蕭凡剛說罷,他就徹底再也無法按耐住心頭的蓬勃怒意,而只見他臉上出現猙獰和癲狂之色,口中暴喝一聲,腳下一踩湖水,湖面頓時炸裂,整個人就向著天空中的蕭凡暴掠而去。
  
  可是!
  
  蕭凡依然是如同剛才的一腳,重重的踐踏下來,而這一腳,其上沒有任何的靈氣波動,有的只是最純粹的肉身之力。
  
  一力降十會!
  
  肉身之力,亦是力量的一種,而當肉身之力強橫到一定地步時候,單單憑借一副強橫不壞的金剛之軀,便可打碎山川,河流乃是星辰。
  
  “轟!”
  
  在蕭凡的大腳碾壓之下,楊旭縱然已經爆發了百分之百的全部力量,但卻依然無濟于事,無法撼動蕭凡分毫。
  
  而伴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爆響之后,楊旭整個人就驟然僵住,然后他的身軀在突然開始寸寸龜裂,整個人就如同是碎裂的石像一般,身上的皮膚開始一塊塊的剝離。
  
  “砰!”
  
  失去了力量的支撐,楊旭是第四次的重重跌落進入青湖之中,然后激起大片的浪花,身上因為皮膚龜裂所滲出的鮮血是瞬間將湖水都染成了血紅一片。
  
  這一次,他再也沒能夠起來,整個人無力的躺在青湖之中,仰面朝天,那原本充滿信心,意氣風發的臉上也徹底的變得暗淡一片,明顯是陷入了崩潰的漩渦當中。
  
  他的道心,破了!
  
  楊旭本以為,他可以和蕭凡爭鋒,可以和拓跋流云,玄天子,宇文極并列,他自信自己是一代天驕,必將當世無敵。
  
  但直到現在,他才明白,他曾經所以為的一切,都只不過一片虛幻,而這一切,都如同鏡子一般,被蕭凡重重踩碎了。
  
  夢醒之時,也就是道心碎裂之刻。
  
  “果然不過如此!”蕭凡看了一眼已經徹底崩潰掉的楊旭,輕輕的搖頭,然后說道,“我曾見過有一個天才,被人打敗了近萬次,一次又一次的被人踩在腳底,成為他人成功路上的點綴!”
  
  “但他卻始終不放棄,百折不撓,而最終當代爭鋒,他終于無敵于四方,橫壓所有人,成為一代雄主!”
  
  “你這不過失敗了一次而已,就立馬道心碎裂,精神崩潰,那你想讓我高看你一眼的機會都沒有!”
  
  說完這句話,蕭凡就不再理會,施施然的離開,只留下楊旭一個人無力的躺在青湖之上,口中不斷咳血,精神崩潰,氣息急速衰弱,整個人已經處于瀕死邊緣了。
  
  “救人!”沐熒當即大吼而道,而數十道人影也是快速的沖向楊旭,將青湖之中的楊旭給抓了上來,然后一群人手忙腳亂的開始給楊旭服用各種珍貴丹藥,救治楊旭的性命。
  
  “蕭公子,你過了!”沐熒此時臉上的笑容消失不見,他死死的看著蕭凡,一字一頓的低沉說道。
  
  “行了,咱們也不用帶著面具說話和做事了,不光我累,你也累!”蕭凡看著沐熒,直接點頭說道,“你們今天既然讓楊旭,鐵玉等人想踩我登天,借我成名,那就要先踩的動我再說,而我又不是泥捏的,任憑讓你來踩,我卻反抗不得!”
  
  “我沒直接殺了他們這些人,已經是看在你說話還算客氣,態度還算恭敬的面子上了,雖然這客氣和恭敬是裝出來的,如不然的話,你們青華古城城主府的這些年輕一代現在已經是死絕了!”
  
  聽到蕭凡的話,頓時,沐熒周圍的青華古城城主府的人也都是不再微笑,而是變得冷然一片,一個個皆是撕破了偽裝,徹底兇相畢露了。
  
  “既然蕭公子這樣說了,那我也就不再遮掩什么,而咱們也就敞開天窗說亮話了!”沐熒的聲音驟然變得冷酷無比,殺機凜冽,“蕭凡,放下身上的所有大羅龍果,天雀壽石,以及你手中的那把黑色長刀,否則,死!”
  
  “殺!”
  
  隨著沐熒的聲音,瞬間四周有數不清的大軍兵士從四面八方洶涌而來,口中齊齊厲喝而道,聲音將人的耳膜都直接炸裂。
  
  “另外,你不是想要燕子平夫婦么?他們就在這里!”沐熒臉上露出一絲猙獰之色,大手一揮,遠處兩道被束縛而住的身形就被他所凌空抓了過來,而這兩個人,不是燕子平夫婦又是誰?
  
  看著被束縛而住的燕子平夫婦,蕭凡的雙眸一下子沉寂下來,變得幽深無比,如淵如獄,深不可測。
  
  沉寂了片刻!
  
  “沐顏公主呢?”蕭凡突然開口,遙遙的望著沐熒,口吻非常平淡的問道,“她可是你的女兒!”
  
  “她是我的女兒不錯,但在我抓燕子平的時候,她居然想要和我動手,所以,我已經將這個逆子廢掉,押入了地牢了!”沐熒的臉上看不到任何親情之色,有的只是深深的冷酷和殘忍之意,他非常無情的開口說道。
  
  “虎毒不食子!”蕭凡搖頭說道。
  
  “她是我女兒,所以她是生是死,命運如何,都由我來安排,其它人沒有資格插手!”沐熒冷酷回應說道。
  
  蕭凡沒有再說話,只是看著沐熒,眼中閃過一絲厭惡之色。
  
  “蕭凡,我知道你橫勇無敵,身后更有四位巨頭為你護道!”鐵華雄此時上前,看了蕭凡身后的玄羅一眼,非常淡然和自信的說道,“但是很可惜,這里是青華古城城主府,你只要來到了這里,是虎得臥著,是龍得盤著!”
  
  “無論是誰,都沒有在我們青華古城城主府內放肆的能力和資格!”
  
  “現在你若肯主動交出大羅龍果,天雀壽石,以及你手中的那把黑色長刀,我們青華古城城主府可以放你,以及你身后的所有人一條活路!”
  
  “你們青華古城城主府,胃口可真不小!”玄羅此時收起了手中的酒葫蘆,然后直起了身,瞇著眼睛看著鐵華雄,淡淡開口說道。
  
  “我們有能力要,為什么不要?”鐵華雄反問說道,聲音非常的自然,就仿佛這一切理當如此一般。
  
  “不錯,有能力要,為什么不要?有能力搶?何必眼睜睜的看著寶物從眼前溜走?”玄羅點頭說道,“這句話說的是真有道理,只不過,這句話也是我想說的!”
  
  “弄死這丫!”小王八霸氣十足,揚起手,指著鐵華雄呵斥而道。
  
  墨筱和冷秋顏都是懶得多說什么,直接各自祭出了兵器,準備一戰。
  
  “沒什么話好說了!”蕭凡看了沐熒,鐵華雄以及所有的青華古城城主府的人一眼,搖搖頭說道,“只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鐵華雄冷笑。
  
  “想曾經,我和青華古城城主府還有過一段交易,并且青華古城城主府也還欠我一個人情,但沒想到,今天青華古城城主府就要毀滅在我手中,真是可惜了!”蕭凡嘆了口氣,開口說道。
  
  “無須和他廢話什么,殺!”對于蕭凡的話,鐵華雄以及諸多青華古城城主府的長老都是冷笑,想要說什么,但沐熒卻是打斷了話,直接厲喝一聲,下令而道。
  
  話音落下,瞬間整個禁神大陣就徹底的發動了起來,偌大的青華古城城主府也是一下子被籠罩在了一股詭異無比的力量之中,任誰都無法逃脫和離開半步。
  
  “殺!”
  
  青華古城城主府的所有人都是大喝,然后和那些兵士一起,揚起手中的森寒長劍,影影綽綽,齊齊向著蕭凡等人殺來。
  
  而望著沖殺過來的所有人,蕭凡一言不發,臉上看不到任何喜怒哀樂之色,只是那雙幽暗的眸子之中,有一抹極其兇狠之意,一閃而過。
黑龙江快乐十分第81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