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從仙俠世界歸來 > 第八百二十八章 突然出現的殺局

第八百二十八章 突然出現的殺局

    送走了林山之后,蕭凡就回去開始督導慕寒學習陣法,而對于慕寒,蕭凡并沒有收作弟子的打算,倒不是為別的,而是因為蕭凡現在已經很少收女弟子了。
  
      女弟子,教導起來麻煩,打不得,罵不得,愁人,而且更重要的現在的小女孩似乎都有戀父情節,這教著教著突然關系就變味了,莫名其妙的就會變成師生戀。
  
      而對于師生戀,蕭凡其實剛開始的時候并不反對,但鬧著鬧著結果變成了和自己徒弟搶女人,成為蕭凡一生之中為數不多的幾件荒唐事之一,被天帝那家伙大肆嘲笑了很久,所以蕭凡自打那以后,都會下意識的避開師生戀這個比較敏感的東西,敬而遠之。
  
   &n?小說wwW..COMp;  為了以絕后患,蕭凡打算等離開了青云下州到達那些中州之后,找到自己的一個老友,把慕寒扔給她,省得給自己找麻煩!
  
      現在則是暫時沒法,先帶在身邊吧!
  
      教導了慕寒一會,太陽已經是日上竿頭了,蕭凡正打算起來喝口水,突然之間,他眉頭一皺,看向了外面。
  
      “大叔?怎么了?”慕寒頓時停下了學習,好奇問道。
  
      “沒什么!”蕭凡搖頭,沒多說什么,而是起身,就向著外面走去,但就在他剛走到門口的時候,院落的門子突然被人直接狠狠撞開了,然后一群兵士從外面沖了進來,瞬間就將整個院落給團團圍住了。
  
      接著,一個俊逸不凡,一身錦衣的年輕人便背負著雙手,神情冷傲的走了進來,最終是站在了蕭凡的面前。
  
      “你就是蕭凡?”這個錦衣年輕人看著蕭凡,冷聲開口說道。
  
      “是!”蕭凡皺了皺眉頭,平淡回答道。
  
      “我是姜逸的三師弟,姜晨,同時也是赤金莊園的副園主之一,!”錦衣年輕人冷聲開口說道,“昨天,你在赤金莊園當眾出手毆打玄天宗弟子,已然是破壞了我們赤金莊園的規矩,而今天,我就是帶你回去受罰的!”
  
      “我們赤金莊園的規矩,誰都不能破,這是鐵律!”
  
      “你找死?”蕭凡看著面前的姜晨,突然開口,平淡說道。
  
      “你說什么?”聽到蕭凡的話,姜晨愣了一下,沒有反應過來,下意識的開口說道。
  
      “你找死么?”蕭凡又是重復,開口平淡說道。
  
      “大膽!”姜晨頓時神色變得森冷一片,口中厲聲喝道。
  
      “鏗鏘!”旁邊的兵士也都是一個個一步踏出,然后刀尖出鞘,四周寒芒閃爍,殺意盎然,直指向蕭凡。
  
      “大叔!”慕寒被嚇壞,沖進了蕭凡懷中,縮了起來。
  
      “昨天,姜逸已經用貪狼金令替我擔下了一切,而今天,你又來上門抓我,明顯是有意把我牽扯進入了你們師兄弟二人的私斗之中,想利用我作為打擊姜逸的工具!”蕭凡自顧自的平淡說道,“而本來,我也并無意插手你們的私事,畢竟這種事情是你們的私事,外人亂插手,十有八九也是出力不討好,更何況姜逸也沒說讓我幫忙!”
  
      “但現在,我不想牽扯其中也不得不牽扯其中了,因為我已經被扯進來了,你,是自己把自己往絕路上推!”
  
      “所以,我問你,你是不是在找死?”
  
      “你說錯了,我看應該是你在找死才對!”姜晨此時冷笑連連,獰笑說道,“給我把他抓起來,帶走!”
  
      “是!”周圍的兵士齊齊大喝,然后起身向前,準備捉拿蕭凡。
  
      蕭凡眉頭深深皺起,眼中閃過一絲不耐之色,就要出手,但就在此時,一道人影從天空而降,然后是重重的落在了蕭凡和姜晨的中間,冷然望向了姜晨!
  
      正是姜逸!
  
      “二師兄!”看到姜逸出現,姜晨似乎是早有預料一般,微微抬手行禮,聲音不咸不淡的說道。
  
      “姜晨,我可以把這件事當做是你這是在故意挑釁我么?”大家都是明眼人,今天姜晨親自帶兵前來捉拿蕭凡,其背后的含義也是不言而喻,所以姜逸也不和姜晨客套什么,直接開門見山,瞇著眼睛盯著姜晨,冷聲開口問道。
  
      “師弟不敢!”姜晨微笑,回應說道,“師弟只是看到二師兄執法有誤,有所違背師尊對我們的教導所以才忍不住替師兄糾正錯誤而已,師弟可沒有故意挑釁二師兄的意思!”
  
      “你不敢?”姜逸冷笑,“姜晨,我看你最近的膽子可是著實不小,不過你慢慢做夢吧,這赤金莊園園主的位置,以及師尊的衣缽,只可能在我和老大之間產生,而你,死都沒那個機會!”
  
      聽到姜逸的話,姜晨頓時變色,原本故作微笑的臉上是頓時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深深的冷意和猙獰之色。
  
      “二師兄,你高興的太早了!”姜晨冷冷的盯著姜逸,開口一字一頓的說道。
  
      “是么?”姜逸冷笑不語。
  
      “二師兄,今天的這個事情難道你就沒想過一個問題,馮遠聲雖然是我的手下,但我還不至于為了一個馮遠聲就和你撕破臉對上,畢竟我這么多年都忍了,又何至于差這一天?”突然,姜晨的臉上露出一絲詭異之色,眼中露出一絲貓玩耗子的戲謔之色,“但是今天我卻為了馮遠聲和你直接撕破臉,再也不忍耐下去,這其中嘿!”
  
      “調虎離山?”姜逸聽到姜晨的話之后,怔了一下,然后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眼中精光一閃,凝聲開口說道。
  
      “不錯,正是調虎離山,嘿嘿!”姜晨頓時大笑起來,“不過二師兄,你反應的實在是太慢了一些,已經是來不及了,殺局已經開始,并且也即將完成,所以接下來我倒要看看,等師傅回來之后,會如何處置你?”
  
      “糟!”姜逸神色劇變,轉身就要像快速離去。
  
      但是!
  
      已然是來不及了!
  
      外面,一陣喧囂聲連續響起,而聲音最大的赫然正是蔣衛等一群玄天宗弟子的聲音。
  
      “九公子姜逸奸殺朧月姑娘,罪大惡極!”
  
      “這種人是如何成為蒼峰道長之徒的?”
  
      “這種惡徒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
  
      聽到這些聲音,姜逸臉色頓時變得蒼白一片,就連蕭凡也是微微皺起了眉頭。
  
      栽贓陷害!
  
      姜晨,蔣衛等人所用的手段非常簡單,一點都不精致,就是簡單的栽贓陷害,但正因為手段簡單,所以才沒有那么多的破綻,一旦這帽子被扣上,想要摘下來,那可就難了。
  
      “姜逸,你以為今天我的手段就這些?不,這只是開始而已!”看著姜逸變白的臉龐,姜晨獰笑著說道,“朧月姑娘,是大師兄的情人,更是城中一位小有名氣的琴手,你猜猜,大師兄會如何辦呢?”
  
      姜逸說不出話來,只是臉色愈發難看起來。
  
      其實若是這件事沒有大師兄姜龍的插手,就姜晨一個人,那即使姜逸一時之間陷入被動,也只是棘手,并不致命,姜逸還有辦法扭轉乾坤!
  
      但如果大師兄姜龍也參與了進來,那事情就真的徹底麻煩了。
  
      “算算時間,大師兄應該也到了吧?嘿!”姜晨大笑,冷聲說道。
  
      今天的事情是一環扣著一環,出手就是絕殺之局,根本不會給姜逸有任何反應的時間,姜逸,今天必定要載個大跟斗!
  
      “姜逸,你昨晚奸殺朧月姑娘,罪不可恕,而今天我姜龍就要替師尊清理門戶,驅逐你這個無恥之徒!”姜晨的話剛落下,遠處的天空之中就是又沖過來一道人影,然后這道人影是轟然落在了姜逸的面前,和姜晨并肩站在一起,神色森冷的看著姜逸,聲音冷漠而響亮的說道,讓外面那因為蔣衛等一眾玄天宗弟子的叫喝而引來的很多人都能夠聽到。
  
      正是大師兄,姜龍!
  
      “大師兄,我們貪狼是干什么的?就是販賣情報,而論情報收集,青云下州也絕對無人能夠比得過我們貪狼!”姜逸看著姜龍,眼中閃過一絲忌憚之色,開口說道,“你應該非常清楚,朧月姑娘不是我殺的!”
  
      “我知道,是馮遠聲殺的!”姜龍非常干脆的說道。
  
      “既然你知道,那你!”姜逸忍不住說道。
  
      “我和姜晨聯手的原因很簡單,就是要把你拉下來,讓師尊把你驅逐出去!”姜龍點頭,淡淡說道,“而至于朧月的死,以及她被你奸殺,都只是你身上的一個罪名,只是我們對你出手的由頭而已!”
  
      “等你被師尊驅逐出去之后,我會再和馮遠聲,以及姜晨再算賬,而眼下,重要的是先解決你再說!”
  
      “不,師尊也會知道這一切的,他會明白事情的前后因果,所以他是不會把我驅逐出去的!”姜逸搖頭,凝聲說道。
  
      “所以,蔣衛等那些玄天宗弟子才會在門外吆喝,讓所有人都聽得到啊!”姜晨笑了起來說道,“而人言可畏這四個字你應該聽說過吧?就算事后師尊明白你是無辜的,他也只能把你驅逐出去,因為有很多時候,真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絕大多數怎么想!”
  
      “到時候,所有人都這樣認為,都認為是你奸殺了朧月姑娘,就算師尊再明白你是無辜的,也是無用了!”
  
      “嘿!”
  
      姜逸徹底說不出話來。(未完待續。)
黑龙江快乐十分第81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