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從仙俠世界歸來 > 第五百二十一章 玩陣法,我是你祖宗

第五百二十一章 玩陣法,我是你祖宗

    “大人,這個蕭凡今天必須得死!”馬臉老者遲疑了一下,但他又很快恢復了冷靜,然后厲聲喝道,說罷,他也就不再理會體型魁梧老者等一眾紅巖城臨風陣法公會高層,手下一動,天空中奔雷陣就徹底的涌動了起來。
  
      “瘋了,瘋了,你簡直瘋了!”體型魁梧老者又驚又怒,但此時他也明白現在已經是多說無益,因為奔雷咒一旦被啟動,那將無法再停下來,除了毀滅掉陣中的一切生靈,然后最終自我崩解掉之后,再沒有第二條路可走。
  
      “回天!”
  
      體型魁梧老者和其它紅巖城臨風陣法公會高層聯手而動,隨之一道十米見方的淡金《小說www.M幕就隨之在他們頭頂上空出現,將他們所有人都籠罩在了其中。
  
      “大人,救我!”
  
      看到這個情景,白胡子老頭以及臨風陣法公會的其它一些掌事和陣法學徒紛紛向著這邊沖來,眼中滿是乞求之色,請求庇護。
  
      而也有人瘋狂的向著陣法公會外面沖去,想要逃離這里,但是每一個陣法最基本的設置就是,阻止陣法之中的任何人能夠逃離這里,奔雷陣自然也不例外,所以所有企圖逃離臨風陣法公會的人在眼看就要離開這里的時候,突然一道淡藍色的閃電憑空出現,直接就劈斬在了他們的身上,將他們劈成了一截焦臭的黑炭。
  
      “蕭凡,你去死吧!”
  
      此時,馬臉老者再也不遲疑什么,口中厲聲喝道,然后大手用力一揮,天空中的暗紫色光幕便凝聚到了一個極致,然后一片暗紫色的雷海頓時在空中形成。
  
      噼里啪啦的聲音不斷響起。整個臨風陣法公會之中的幾乎所有人都癱軟在地,每個人都是充滿絕望的看著天空中的那暗紫色的雷海。
  
      在百年之前,紅巖城的臨風陣法公會遭遇了來自附近城市之中封夜陣法公會的偷襲,在生死存亡之際,他們只得開啟了奔雷咒,最終滅盡封夜陣法公會的人。但同時也滅掉了整個臨風陣法公會。
  
      除了十幾位臨風陣法公會高層之外,其它所有人都無一幸免。
  
      今天,百年之前的慘劇又將再次發生,而這一次,他們這些人也將成為可悲的犧牲品。
  
      “要死了么?父親,看來你是來不及救援我了!”上官彤臉色蒼白一片,她也是望著天空中的那不斷涌動的暗紫色雷海,在口中苦笑自語道。
  
      但之后,她又看向前方的靜然不動的蕭凡。眼中突然升起一股希望之色。
  
      “或許,他有辦法?”
  
      上官彤心中充滿一絲希望,因為蕭凡從一開始到現在,給人的感覺都是神秘至極,你無法知道他的真實身份是誰?更無法知道他的實力底線在哪里?
  
      雖然奔雷咒幾乎算是無解,但是遇上詭異神秘的蕭凡,或許依然有解開的可能?
  
      所以想到了這里,上官彤的一雙美眸頓時就死死的盯在蕭凡的背上。在不知不覺之中,她下意識的屏住了呼吸。一顆心隨著蕭凡的動作而跳動。
  
      “殺!”
  
      馬臉老者暴喝,而隨著他的這一聲暴喝,天空中的那暗紫色雷海之中頓時便緩緩涌出上百顆籃球大小的暗紫色光球,這上百顆暗紫色光球之中,噼里啪啦不斷雷霆閃爍,連旁邊的空間都隨之扭曲變形。
  
      然后。這上百顆暗紫色光球就長長的暗紫色光影尾巴,無情的向著地面緩緩降落下來。
  
      地面之上,所有人眼中的絕望和恐懼之色充斥也是充斥到了一個極點。
  
      但就在此時,一直靜然不動的蕭凡終于是再次動了,然后只見他一步躍上半空之中。五指張開,如同天鉤一般,虛空一抓,隨之一道其它所有人都無法感覺到的奇異波動頓時就以著他的手掌為中心,向著四周快速的蔓延開來。
  
      “簡直莫名其妙,有用么?”看到蕭凡的那詭異動作,馬臉老者只是冷笑,眼中充滿了不屑之色。
  
      他雖然在紅巖城臨風陣法公會之中只是一個掌事,但是實際上他的身份可沒那么簡單,因為他還有另外一層身份,那就是臨風陣法公會總部的隱藏監察使,其作用是作為臨風陣法公會總部監察各個分會的暗子,同時考核各個分會所有中高層人物的每年成績,以評定每年各個分會之中所有人的晉升或者降職等各項事宜。
  
      馬臉老者可是在臨風陣法公會總部待過一段時間,見識過不少東西,也學到過不少東西,而對于奔雷咒,他可是從未見過有人能夠解開過。
  
      眼下蕭凡似乎想要解開奔雷咒,嘿,這簡直癡心妄想。
  
      但是,還沒等他冷笑完,下一秒他就頓時再次愣住了,因為他看到那緩緩向著地面降落的上百顆暗紫色閃電光球突然全部停了下來,然后正在以著肉眼可見的速度在不斷變小。
  
      而還沒等他反應過來,那上百顆暗紫色閃電光球就已經變小到了一個個個光點,在隨著那上百個光點一個齊齊的閃爍之后,那上百顆暗紫色的閃電光球就詭異的全部徹底消失在了當空之中,并且,天空中的那奔雷陣也漸漸隱去,消失,不多時,便是再也感受不到奔雷陣的氣息了。
  
      “這!”
  
      眼前的這一切頓時讓馬臉老者是目瞪口呆,然后口中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這個世界上,居然有人能夠解開奔雷咒?
  
      這,這怎么可能?
  
      奔雷咒,一旦啟動將再無法被解除,這是鐵律,無可更改,毋容置疑的鐵律,可是今天,這條鐵律卻被徹底打破了。
  
      這都怎么可能啊?
  
      而此時,隨著那奔雷咒的詭異消失,地上的所有人也是一個個如同劫后余生一般,所有人臉上都充滿著大難不死的喜悅之色。
  
      至于那一眾紅巖城臨風陣法公會高層,一個個也和馬臉老者的神色差不多,所有人都是難以置信的看著一切,嘴巴無意識的張大,眼中充滿驚愕之色。
  
      奔雷咒,被解開了?
  
      這不是開玩笑的吧?
  
      這個蕭凡究竟使用了什么手段,解開了奔雷咒?
  
      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簡直令人無法相信這一切。
  
      “他果然做到了!”
  
      相比于其它人的震驚,上官彤也好不到哪里去,不過很快她就冷靜了下來,然后她的一雙美眸之中就帶著一絲異樣之色緊緊的看向蕭凡,一絲連她也沒有覺察到的情愫在她心中緩緩的在不斷蔓延!
  
      都說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但是那美人又何曾過的去英雄關?
  
      眼下,上官彤就是如此!
  
      “來,繼續,讓我再看看你都還有什么手段?”無視所有人那眼中的驚愕之色,蕭凡自半空之中降落下來,然后他沖著前方的馬臉老者勾了勾手,聲音平淡的說道,“你最好趕快把你的手段都使出來完,不然的話,待會可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聽到蕭凡的話,馬臉老者臉上是陰晴不定,他拼命的在腦海之中尋找著能夠再度對蕭凡發起致命一擊的辦法,想了半天卻發現什么都不行。
  
      奔雷大陣雖然只是紅巖城臨風陣法公會中的一種攻擊陣法,但是奔雷咒卻是眾多陣法中的最強攻擊,而既然現在連奔雷咒都奈何不了蕭凡,那恐怕其它的攻擊大陣也都是不行。
  
      “而看來你是沒招了,既然如此,那就輪到我出手了!”看到遲遲不出手的馬臉老者,蕭凡點點頭,然后嘿然冷笑道。
  
      “另外告訴你,玩陣法?我是你祖宗!”
  
      “玩別的可能我還會有些頭疼,因為這個世界上還有人能夠在其它方面勝過我,我也不敢說真正無敵,但是玩陣法?嘿,我保證玩到你崩潰!”
  
      話音落下,臨風陣法公會的上方天空之中就突然之間再度涌動起來,然后在瞬息之后,一朵朵散發著可怕高溫的深紅色火苗驟然在天空中憑空出現。
  
      “焚天大陣?”
  
      看到天空中的那朵朵散發著可怕高溫的深紅色火苗,馬臉老者以及所有紅巖城臨風陣法公會高層是紛紛變色。
  
      他們臉色大變的原因不光是因為焚天大陣的突然出現,以及那即將到來的死亡,還因為這焚天大陣,本就是他們臨風陣法公會自身的攻擊防御大陣之一。
  
      而再換句話說就是,蕭凡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已經反過來操縱了他們臨風陣法公會內的大陣,那原本應該是保護他們性命,守護他們身家的大陣,此時卻已經變成了可以隨時要他們命的恐怖催命閻王!
  
      焚天大陣,那可是和奔雷陣一個級別的存在,涅槃三轉之下,必死無疑,所以蕭凡眼下若是發動焚天大陣,這里可絕對沒有一個人能活著走出去。
  
      至于回天防御大陣?
  
      蕭凡能夠控制焚天大陣,那他就有可能一樣控制得了回天防御大陣,而如果把自己生的希望全部寄托在那上面,純粹是腦子有問題了。
  
      “再見,一路走好!”
  
      蕭凡淡漠開口,然后抬手,天空中的那些散發著可怕高溫的深紅色火苗中的三朵火苗頓時就化成三道血紅色的光芒,向著下方的馬臉老者快速凌空****而去。(未完待續。)
黑龙江快乐十分第81期开奖